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78章 吃瘪
    宇文良郴瞧着刚才对他避之惟恐不及的苏阮冲着宇文延笑,当下脸色就变了。
    感情他刚才追了一路,却把包子赶进狗嘴里去了?
    “小王爷的事情和殿下没关系。”
    苏阮低声说了句。
    下一瞬,就在宇文延以为苏阮会指责宇文良郴的时候,就见她突然朝着宇文良郴笑了笑:“不过我原以为只有荆南靠近南魏,所以民风开放性子直率了些,没想到小王爷也是如此。”
    “只是小王爷,哪怕在荆南时,女子的闺名也是不能随便叫的,你方才的样子若是被其他人瞧见,会被误会成为登徒子乱棍打死的。”
    宇文良郴原本都等着骂了,可谁曾想苏阮居然说出这话来。
    她明明说的凶残的话,可笑起来却是乖巧,颊边有两个酒窝,带着笑时甜得很。
    宇文良郴歪着头看了她一会儿,正想说话。
    旁边宇文延就说道:“良郴,苏小姐说的对,你下次不可这般放肆了。苏小姐大人大量不跟你见识,你也别再胡闹了。”
    宇文良郴被一打岔,就忘了苏阮了,直接扭头没好气的说道:“二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不过是与苏小姐说句话,怎么就叫胡闹了。”
    “况且人苏小姐都没介意,你忙着指责我做什么,还有刚才不是你让我来赏梅的吗,怎么转过头来就成我喊你来的了?”
    宇文良郴脸色儿就那么阴沉了下来,皱眉看着宇文延:
    “是不是在你眼里就你是好人了?”
    宇文延没想着宇文良郴突然就跟吃了炮仗似的,他皱眉:“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就话里这意思。”
    谢家那几个骂他两句也就算了,谁让他招人家姑娘了,反正他也被骂习惯了,说上几句又不疼不痒,可这宇文延装什么大头蒜?
    以前在宫里的时候也没瞧见他有多正直无私的,这会让当着这么多人面儿数落他算个什么玩意儿?
    那头城阳郡主见气氛突然变得不对,宇文良郴居然放过了苏阮,扭头跟宇文延对上了,她想起以前宇文良郴干得那些混账事,连忙上前说道:
    “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好端端的怎么还吵上了。”
    宇文良郴撇撇嘴:“谁跟他吵了,假正经,没瞧见祁大人也跟我们一起的,人家什么话都没说吗?”
    周围的人:“……”
    你是瑞王的儿子,连皇子都敢按着怼,人祁文府又不是傻子,好端端的开什么口。
    城阳郡主也不敢再带着众人在这亭子里继续赏梅了,多了宇文良郴这个惹是生非的主儿。
    虽然苏阮刚才言语化解了尴尬,也玩笑似的将之前的事情抹了过去,可这里都是各府的小姐,要真放宇文良郴继续在这里呆着,谁知道会惹出什么是非来。
    正巧前面女眷的席面开了,城阳郡主干脆就带着一行人返回了暖阁那边,顺带着将“迷路”的宇文延几人送回前厅。
    路上宇文良郴凑在苏阮身旁:“苏小姐,你不怕我?”
    苏阮侧着头:“怕你做什么?”
    “我名声啊……”
    宇文良郴说道:“你没听说过我的名字?”
    苏阮摇摇头:“我刚来京城不久,只是听说过皇室有几个皇子,还没听人说起过小王爷,小王爷有什么名声?”
    没等宇文良郴开口,她就继续说道:
    “我以前在荆南的时候听我爹说,皇室子弟向来比旁人要早慧好学的多,早早便要接触政事,个个都是英才,以能为朝廷效力为荣,小王爷这般自得有名,想来定然早有建树了。”
    苏阮睁大眼,满脸敬佩:
    “不知道小王爷如今当什么官职?是文臣还是武将?官居几品呀?”
    宇文良郴:“……”
    偷听的其他人:“……”
    宇文良郴摸摸鼻子,轻咳了一声道:“我还年轻,还得再学几年才能入朝……”
    “哦,原来小王爷跟我大哥一样,还在进学,那你也是在国子监吗?”
    苏阮歪着头,满脸佩服道:
    “我听说能入国子监者,皆是世家当中最为优秀之人,小王爷能在国子监求学,定然满腹经纶文采斐然。”
    宇文良郴:“……”
    “原来你与我大哥、二哥是同窗,你跟他们真的是朋友,你刚才没有说谎啊,刚才二皇子那般说话我还以为你撒谎了呢。”
    “我以前常听人说,男儿顶天地里,心有丘壑从不妄言,说谎可是会被雷劈的,小王爷身份尊贵,又求学国子监,定然不会说谎,刚才是我小人之心了,还请小王爷恕罪。”
    “……”
    宇文良郴总觉得苏阮是在嘲讽他,而且是全方位无差别的嘲讽,从头到脚的那一种,可是当他看过去的时候,小姑娘一如之前的模样,仰着头看着他时,笑意盈盈之时还多了几分亲近和不好意思。
    显然是在为她刚才“误会”了他而心生愧疚。
    宇文良郴捂着胸口。
    扎心了。
    这天儿没法聊了。
    苏阮见他不说话,不由皱眉:“小王爷怎么不说话了?”
    谢锦月几人跟在苏阮旁边,刚开始见她跟宇文良郴说话的时候还担心不已,怕宇文良郴会趁机占苏阮便宜,可是瞧着两人说了没几句话,那之前还肆意轻佻的小王爷此事脸儿都青了,顿时憋笑。
    祁文府嘴角有些诡异的动了动,那边城阳郡主更是“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苏阮,你……哈哈哈……”
    城阳郡主一笑,旁边那些女子也都是掩嘴轻笑了起来。
    苏阮像是完全不懂他们在笑什么一样,看着宇文良郴:“小王爷,他们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
    宇文良郴小脸铁青铁青的,可对着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苏阮,却是半点脾气都发不出来,他迁怒的瞪了城阳郡主一眼:“笑什么笑!”
    城阳郡主闻言笑声更大,看着他那乍青乍红的脸,一直到了暖阁时,脸上笑都没歇下来。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子能让宇文良郴吃瘪成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