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74章 说和
    苏阮心中揶揄了一句,面上却是说道:
    “我这手只是看着严重了些,实际上不要紧的。”
    “今天是安阳王妃的寿辰,外间来了那么多宾客,这会儿要是去请大夫的话太不吉利,而且这边的事情要是闹大了,也会扫了安阳王妃的兴致。”
    她们本就是来做客的,要是请了大夫事情闹大,毁了安阳王妃的寿宴不说,信阳侯府落不了好,她们也一样。
    而且谢老夫人是个护短的,向来便不忍着性子。
    她要是知道她被信阳侯府的女儿伤了,而且谢锦云还差点被毁了脸,她会不会找郭如意的麻烦苏阮不知道,可是那老太太搞不好却会直接拿着棍子堵上信阳侯府的大门去。
    谢老夫人看着是个冷静的,平日里也是笑眯眯的一脸慈祥,可真要生起气来她谁都揍。
    苏阮可还记着,上一世那老太太怒起来时有多彪。
    城阳郡主听着苏阮的话,便高看了她一眼:“可是你的手……”
    “真不要紧。”
    苏阮朝着她一笑:“方才那茶水打湿了衣裳,郡主替我寻个房间让我换身衣裳吧,再让下人寻些烫伤药来我抹抹就好,不碍事的。”
    城阳郡主见苏阮都这么说了,而且她脸上一直都笑盈盈的,不像是强忍着疼痛的模样,她这才放松下来说道:“那好,我这就让人带你过去。”
    城阳郡主连忙招手让人过来,带着苏阮直接去了不远处的春玉居。
    谢嬛几人都想要跟着过去,苏阮拦了几句见拦不住,只能随了她们让几人一起。
    等着谢家几女走了之后,亭子里安静了片刻,才有人开口说道:
    “之前在暖阁那边,听着谢老夫人的意思,说这苏小姐不愿意改姓氏,我还以为是这谢家不待见这位苏小姐,可是如今瞧着谢家这几位姑娘跟她关系这般要好,难不成真是她自己不想入谢家的?”
    “是啊,我还以为谢老夫人说的那些话,只是场面话而已。”
    叶雪娴性子温柔,说话时细声细语的:“有些事情做不得假的,先不说刚才苏小姐毫不犹豫护着谢三小姐的样子,就说谢四和谢二,她们哪一个平日里肯跟人虚与委蛇的?”
    “谢二小姐方才就一直都在照顾着苏小姐,谢四虽然看着不喜欢她,可为着她能打了郭如意,可见也是在意她的。”
    季年华也是开口:“谢家的人如果当真跟传言里那样不喜欢苏阮的话,谢老夫人也不会将她带来安阳王府,还那般郑重其事的介绍给其他人了。”
    城阳郡主听着两人的话在旁点点头:“阿娴和年华说的没错,谢老夫人的性子我也是知道一些的,她要不是真疼爱苏阮,也不会为了她连那尊雪珊瑚也送了出来。”
    “我之前还以为苏阮是个张扬跋扈的女子,可是刚才瞧着,倒也算是知礼仪懂进退,而且入了宣平侯府,她还能念着自己生父不肯改姓,也是个重情义的。”
    “往后她也是谢家小姐,别再议论她了。”
    亭子里那些人经过刚才的事情,对苏阮都生出了些好感。
    不管怎么说,这懂礼知恩的人总不会太过讨人厌。
    城阳郡主说完之后,想起苏阮息事宁人、不愿意给她招惹麻烦的样子,心中不由偏向了那个漂亮女孩儿几分。
    她主动对着林萱说道:
    “林小姐,这苏阮瞧着是个好性子的,当日在贺家的事情怕也是有些误会,我见苏阮对林二小姐也是带着歉意,方才又一直维护于她,不如我替苏阮跟你说和一声如何?”
    林萱抿抿嘴唇。
    都是十几岁的年轻女孩儿,哪来的那么大的深仇大恨。
    她之前的确因为林彤的事情很讨厌苏阮,可是刚才苏阮护了林彤名声,而且还狠狠替她出了口恶气,教训了郭如意。
    想着苏阮刚才那些话,林萱到底是说不出恶语来,犹豫了下才低声说道:
    “郡主,这事情我做不了主。”
    城阳郡主笑起来:
    “我知道你做不了主,她得罪的又不是你,我只是想与你说,让你回去将今天的事情告诉林彤。”
    “苏阮那性子是个吃不了亏的,有她方才那番话,林彤和贺七的婚事往后也无人再敢多说什么,你回去后告诉林彤,让她不必多想,就说等到开春之后踏青盘时,我邀她同我们一起。”
    “她虽然订了亲,可到底还没嫁人,趁着出嫁之前多出来走动走动,就当嫁人前最后的自在了。”
    林萱听着城阳郡主的话脸上瞬间露出惊喜之色。
    踏青盘是大陈的习俗,每年开春之际,京中贵女便会三五成群,以春草春柳编织青盘,然后小聚迎春的活动。
    历年来京中都是以身份高低各自分开。
    往年林家大多都是与同品阶的官员之女一起,可是自从上次林彤落水与贺七订亲之后,那些贵女便隐隐将她排斥在外,如果这一次林彤能和城阳郡主她们一起,得了城阳郡主的庇护,就无人再敢明面上针对林彤。
    林萱连忙起身,急声道:“多谢郡主。”
    城阳郡主将她拉了起来,笑道:“谢什么,你没听到苏阮方才说的吗,那贺七将来可是个有大本事的人,指不定哪一日便青云直上了。”
    “我提前与林二小姐攀攀关系,免得将来林二小姐便瞧不上我了。”
    林萱听着城阳郡主的话,只当她是玩笑之语,心中对她十分感激。
    亭子里的其他人见着城阳郡主居然邀林彤一起踏青盘,心中也生了变化,细细思量起林彤的事情来。
    之前苏阮的话说的也没错,如果贺七真的是文亭先生的弟子,那他将来成就定然不低,而到时候身为他妻子的林彤自然也高人一等。
    那林彤眼下虽说是嫁了个庶子,可如果这庶子是个争气的,又比嫡出低到哪里去?
    更何况林家在朝里的地位本就特殊,御史中丞这官职可不少人惧着。
    她们之前怎么就那么蠢,居然会因为林彤和贺七定亲便觉得她落魄,完全忘了她再不好也是林家小姐,更忘了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