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73章 彪悍
    谢锦月轻斥道:“你别乱说话,这信阳侯府的事情哪儿轮得到你多嘴,郭小姐跟她那庶兄关系好着呢。”
    “真的吗?”
    苏阮满脸茫然:“那郭小姐怎么还瞧不上贺七公子啊。”
    谢锦月接话:“指不定是她觉得信阳侯府的庶子比旁家的高贵呢。”
    “怎么会,贺家好歹也是正三品官邸。”
    那边谢锦云有些没反应过来,听着苏阮的话憋了半晌,突然语出惊人:“我觉得你们都说的不对,你们没发现,郭小姐像极了话本子里面那个求而不得便四处诋毁之人,贺七公子那般好,指不定郭小姐也倾慕呢……”
    “谢锦云!!”
    郭如意气得脸色铁青,脑子里一根弦崩断,想也没想便抓着桌子上的杯子就朝着谢锦云这边砸了过来。
    亭子里众人都是吓了一跳,惊呼出声。
    苏阮也没想到郭如意这般不经气,两边离得本就不愿,她想要转身去拉谢锦云已经有些来不及,只能起身伸手便将谢锦云的脸护在怀里,然后侧身伸手挡在自己脸侧。
    那茶杯“砰”的一声便砸在苏阮手背上。
    里头的茶水溅了出来,碎掉的杯子更是割破了苏阮的手腕。
    “阮阮!”
    谢锦云吓呆了,等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连忙从苏阮怀中挣脱出来,急声道:“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苏阮被烫的通红甚至已经见了血的手,瞬间尖叫出声:
    “阮阮,你的手!”
    其他众人这才从惊吓之中回过神来,朝着苏阮的手上看过去,当见到她手上模样时,都是大惊失色。
    谢娇娇愣了一下,便转身朝着亭子外面跑去,在旁边的大石上揽了一把雪快速又跑了回来,然后推开有些惊慌失措的谢锦云,将那些雪小心的铺在苏阮被烫伤的手背上,然后取出帕子摁着她被划伤的手腕。
    而那边谢嬛和谢锦月几乎同时起身。
    谢嬛失了之前的娇气,怒喝出声:“郭如意,你敢出手伤人?!”
    刚才那一下她看的分明,要不是苏阮反应快挡在谢锦云身前,替她遭了罪,那茶杯就直接落在谢锦云脸上了。
    那般滚烫的茶水要是全泼在谢锦云脸上,她非毁了容貌不可。
    谢锦月更是干脆许多,直接起身越过那茶几,几步走到郭如意身前,狠狠一巴掌就甩在她脸上寒声道:“你敢伤我宣平侯府的姑娘?!”
    郭如意直接被打懵了,等到反应过来便尖声道:“谢锦月,你敢打我?”
    “我打你又如何?!”
    谢锦月又是一巴掌甩在她另外那半边脸上,架着她又是一耳光,直接将她打的脸上红肿起来。
    “你一张破嘴无事寻衅,我不跟你计较,可是你说不过我妹妹便暗箭伤人,想毁我宣平侯府姑娘的脸面。”
    “亏得你爹还与我二伯其名,简直是武将世家之耻!”
    旁边众人都被谢锦月的彪悍吓呆了,就连苏阮见到这般厉害的谢锦月时都是呆了一瞬。
    好。。
    好厉害。。
    城阳郡主此时已经反应过来,见到谢锦月简直一副恨不得打死郭如意的模样,连忙上前拦着谢锦月说道:“谢三小姐,有话好好说……”
    “我与她没什么好说的!”
    谢锦月冷声打断。
    城阳郡主张张嘴。
    那边苏阮瞧着谢锦月那彪悍的无人敢拦的模样,知道刚才那两巴掌已经是极致,要是谢锦月再动手,真伤了郭如意,那哪怕之前是郭如意的过错,她们也会落了下乘。
    苏阮连忙表情一变,低声痛呼了一声。
    那边原本还冷冰冰的谢锦月顿时脸色一变,快速走过来说道:“怎么了,很疼吗?”
    苏阮低低“嗯”了一声,眼里带着些脆弱。
    谢锦月连忙说道:“娇娇,你这法子到底有没有用,赶紧请大夫……”
    苏阮见着谢锦月扶着她的手说话时,抬头朝着那边城阳郡主看了过去,然后朝着她眨眨眼。
    城阳郡主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苏阮是在替她解围,心中瞬间生出些感激来。
    她连忙扭头对着脸上红肿起来的郭如意厉声道:
    “郭小姐,今日是我祖母大寿,我安阳王府诚意相邀让你过府玩耍,却没想你屡屡挑衅,先是折辱林家妹妹,如今还出手伤人。”
    “我这里怕是留不得郭小姐了,来人。”
    城阳郡主扬声叫了一声。
    外面连忙便有人过来。
    城阳郡主指着郭如意说道:“你们几个将郭小姐送去西厢,然后去暖阁那边寻信阳侯夫人,将这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她,让她自己去领郭小姐离开。”
    “城阳郡主!”
    郭如意顿时脸色大变。
    她万没想到,城阳郡主会这般不留颜面,而且谢锦月打了她,城阳郡主还不许她去前厅露面。
    郭如意顿时大声道:“我刚才只是失手,可是谢锦月却是故意打我,而且若非她们侮辱于我,我怎会动手……”
    “辱人者人恒辱之!”
    城阳郡主脸色一沉:“郭小姐,我给你脸面才不想说破,你屡屡提起林彤的事情,贬低贺七公子,你真当本郡主看不出来你什么心思?你若当真不知所谓,别怪我不客气。”
    郭如意唇上白了白。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人带走?!”
    旁边那几个下人虽然离得有些远,可是刚才的动静太大,她们也听到了一些,此时见得城阳郡主动怒,连忙就上前“请”郭如意离开。
    郭如意几乎是被半押半请的离开。
    等她走后,那边季年华开口说道:“苏小姐手上的伤势看着严重,要不要请大夫过来?”
    城阳郡主也是连忙道:“我这就让人去请。”
    “别!”
    苏阮忙出声阻拦:“郡主,别去请大夫。”
    旁边众人都是不解看着苏阮。
    苏阮捂着受伤的手腕,只觉得自己这双手简直有些多灾多难,先前那一次受伤的地方还没好全,如今又烫了一回。
    她那比寻常人娇嫩许多的皮肤瞬间就又红又肿的,此时瞧着可真的快要赶上猪蹄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