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72章 忒损
    林萱虽然恨苏阮让她妹妹落得和一个庶子定亲的地步,可是上次在贺家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究竟是意外居多,还是刻意居多。
    当时两人争执,本就都有过错。
    后来落水的时候,苏阮和林彤又是同时掉进去的。
    如果只有林彤一个人入水,他们还能对苏阮发难,可两人同时入水,只是苏阮对自己狠,寒冬腊月的池塘里,她愣是拼了命爬了出来,林彤却没有她那狠劲,所以险些沉了底。
    不管苏阮到底为什么说了刚才那番话,可是至少林萱能听得出来,她服软了也有歉意,甚至于也在替她妹妹和林家全了颜面。
    贺七虽然是庶子,可“文亭先生之徒”几个字,却能让人高看贺七一些。
    可是偏偏郭如意却屡屡提及“庶出”二字。
    林萱气得俏脸泛青,张嘴便想说话,却不想那边苏阮却是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扬唇轻笑了声。
    “你笑什么?”郭如意皱眉。
    苏阮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郭如意一眼,明明神色平静,可却生生让人察觉出几分好笑和鄙夷来。
    “郭小姐,如果不是刚刚才听我二姐说,信阳侯功勋卓著,乃是朝中重臣,而你也是信阳侯爱女,久居京中,我倒是要以为郭小姐与我一样,乃是从荆南那种消息闭塞的小地方来的。”
    郭如意先是愣了下,转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后,瞬间大怒。
    这个苏阮,她居然敢讽刺她是乡巴佬没见识?!
    苏阮见她脸色涨红,扬唇淡声说道:
    “从太祖立朝开始,便因赏识人才废除了前朝庶子不可科考,庶出不可入仕的规矩。”
    “从皇室至百官,再至民间,嫡庶虽仍有分别,可庶出之人大放异彩比比皆是。”
    “先不说皇室之中数位英明帝王许多都并非正宫嫡出,就说朝中大臣。”
    “据我所知,上至大理寺卿邵兴凡,下至京顺奉天府尹曹洪昌,衡山书院院教苏巡,被皇上盛赞为天下学子表率的才子孔晋华,正南将军凌章,奉安郎于贺……”
    “他们个个都是庶出旁支。”
    郭如意脸上神色早已经僵硬,而随着苏阮口中的人名一个一个的蹦出来,在场那些人也都纷纷想起苏阮口中所说的那些人来,脸色微变。
    苏阮面色冷淡的看着郭如意:“所以郭小姐,你是凭什么看不起勤恳上进的庶出之人?又是凭什么觉得,庶出子便不配有一份好姻缘?”
    “说句不好听的话,身为文亭先生亲传弟子,又于弱冠便得功名,就连贺家都看重他多过于嫡子的贺七公子注定会在朝中大放异彩,功成名就,到时候想要让他求娶的人能踏破贺家门槛。”
    苏阮神色认真,看不出半点玩笑之意。
    “当日我与林二小姐一同落水,水中寒冷,林二小姐险些溺毙,当时那么多旁观之人没有一个敢下水救人,除却他们胆小怕事,怕误了自己性命之外,何尝不是在意名声。”
    “贺七公子早慧得才,他难道就不明白下水救人会有什么后果吗?”
    “他会被人嘲讽,一个庶出之子想要攀龙附凤飞上枝头,哗众取宠,他更会被如你这般浅目之人嘲笑,他一个庶出子辱了林二小姐清白,是他费尽心机想要攀附权贵,得了御史中丞府中嫡出二小姐。”
    “可是他依旧毫不犹豫的救了人。”
    “郭小姐,贺七公子不蠢,他救人,是因为他在意人命多过名声,事后他也愿承担主动顶着流言蜚语迎娶林二小姐,是因为他有担当负责任。”
    “说句不好听的话,满京城的世家公子,你能找出几个如他这般有担当的男儿?”
    “若是那一日他救得是我,而不是林二小姐,不用等他求娶,我便会主动求嫁……”
    “苏阮!”
    苏阮前面的那些话说的亭子里面众人都是忍不住动容,有些事情不点破时尚不觉得,可一旦戳破便明晃晃的放在所有人眼前。
    先前有些看低林彤和贺七的,脸上都是有些羞红和愧疚。
    谢锦月听到苏阮那些话后,头一次对这个她极其不喜欢的新妹妹生出些不一样的看法来,可谁知道后面就听到她说的那句“主动求嫁”的话。
    她顿时脸色发黑,一把将她拽了回来,低斥出声:
    “你还知不知羞了?!”
    一个女儿家,说什么主动求嫁?!
    郭如意看着周围众人脸色变化,忍不住大声道:“你这是强词夺理……”
    苏阮歪着头看她:“那郭小姐觉得什么才不叫强词夺理,是任由你凭空臆测污蔑贺七公子,还是你处处以庶出之名羞辱贺七公子?”
    她眨了眨眼,原本身上的那股子清淡瞬间散去,失了刚才说话时的那些冷睿,脸上浮现些娇憨乖巧:
    “也不对呀,我先前就听说信阳侯有个儿子在军中大放异彩,年纪轻轻便已官拜六品,入了兵部,他好像也是庶出来着,信阳侯对他甚是看重,郭小姐也与他十分亲近。”
    “我原以为是真的呢,看来传言有误,郭小姐和你那未庶出兄长也不是那么亲近嘛……”
    苏阮说完话之后,连忙伸手掩了掩嘴,低声道:
    “呀,郭小姐,对不住,我不是有意说你虚情假意,为人虚伪的,毕竟这是你们信阳侯府的事情,你就算不喜欢你那庶兄也正常,毕竟你是嫡出嘛,是我多嘴了。”
    她扭头看着谢锦月,像是抱怨似的撒娇道:
    “四姐,你怎么也不拦着我呀。”
    “我刚入京不久不懂规矩,要是说错了话得罪了郭小姐可怎么是好?”
    苏阮说话时的神情,语调,就连容色,动作,都跟郭如意之前提起林彤和贺七婚事时的口气一模一样。
    在场众人谁看不出来,她是故意气郭如意的。
    林萱哪怕之前生气,此时也满脸古怪。
    旁边的城阳郡主和其他人更是嘴角抖动憋着笑。
    这苏阮的嘴巴,可真够损的。
    谢锦月看着郭如意脸上跟挂了染坊似的,一阵青一阵红的,她难得友好的拉着苏阮的手露出个笑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