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67章 小可怜
    谢青珩和苏阮相顾无言了半晌。
    一个尴尬,一个无语。
    “大哥……”
    苏阮伸着懒腰的手僵了僵,这才讪讪的收了回来。
    她怎么都没想到,谢青珩大半夜的会跑来这边。
    谢青珩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解释了句:“我想着小六脾气不好,又喜欢闹腾,怕他惹事儿所以过来看看他。”
    只是没想到,之前觉着格外懂事的苏阮,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要不是亲眼看到,他实在难以相信,刚才那个吓得谢青阳哭着跑了之后,叉腰大笑、得意洋洋的熊孩子,居然是苏阮。
    苏阮面上讪讪,她就是觉得谢青阳那熊孩子的性子实在讨人厌了些,而且那张嘴说话不把门,所以戏弄他想着教训他一下罢了,可谁能想到难得干一次坏事儿,居然会被逮了个正着。
    苏阮吭哧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我就是逗逗他。”
    谢青珩看着她脸上微红的样子,眼底含着笑。
    他哪能看不出来苏阮是逗谢青阳的,要不然她刚才也不会故意发出笑声,让谢青阳那么快察觉了。
    “出气了?”谢青珩说道。
    苏阮虽然有那么点不好意思吧,可到底上一世混了半辈子朝堂,脸皮早就练了出来,抿着嘴一笑:“嗯。”
    谢青珩忍不住揉乱她头发:“小孩性子。”
    “小六平日里看着厉害,可胆子却小的很,你既然出了气了就早点儿休息,明儿个一早还要跟祖母去安阳王府,别起迟了。我先去看看小六。”
    苏阮连忙点头:“大哥慢走。”
    谢青珩见她巴不得自己离开的模样,不由摇摇头,也没在跨院里多留就转身离开。
    苏阮见他走后才捂着脸嘀咕:
    “真糗。”
    让谢青珩瞧见你了她刚才的样子,她以后还怎么装淡漠,怎么装前辈高人呐?!
    ……
    谢青珩从苏阮那离开之后,就朝着宁慧堂那边而去,只是绕了一圈没瞧见谢青阳的踪迹,最后想了想,才直接回了行露院,然后就在自己住处的窗子外面,找到了抱着膝盖团成一团的谢青阳。
    谢青珩没理会外头的哭声,在屋子里点了灯,又让人送了火盆过来,然后让小厨房送了些热粥。
    等到做完这一切之后,依旧能听到窗子外面跟闹鬼似的,时不时嘤嘤两声,一边吸着鼻子的声音,谢青珩额上青筋蹦了蹦。
    他直接走到窗边,推开窗户说道:
    “你还要在这蹲多久?”
    谢青阳个头不高,身子也有些瘦瘦小小的,平日里趾高气昂的看不出来,可这会儿缩在那里的时候,却是看着跟个小可怜似的。
    听着大哥的声音,谢青阳委屈至极的仰起头来,眼睛又红又肿。
    他刚张嘴想要说话,鼻子里冒了个大大的气泡,然后“啪”的一声碎掉。
    谢青珩:“……”
    他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叹口气道:“你哭什么?大半晚上的有什么事情进来再说,别每次受了委屈就来蹲我窗户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闹鬼了。”
    那个“鬼”字触碰到了谢青阳的伤心事,小孩一张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大哥,苏阮……苏阮她吓我……”
    “她扮鬼……”
    “我……嗝…她让她爹吓我……嗝……我好饿……”
    “她不给我饭吃……”
    谢青珩被弟弟嘴里的语无伦次给说的哭笑不得。
    “你不是挺能的吗?”
    “之前还骂人家骂的欢快,这会儿被吓了就知道告状来了?”
    谢青阳哭得可怜巴巴的蹲在那里。
    谢青珩见他那倒霉样子,干脆矮身在窗台上,伸手抓着谢青珩的衣服领子,直接将他从窗户上拎着翻了进来,等到落地之后,在谢青珩想要抱着他哭的时候,连忙伸手挡住他。
    “谢青阳,你要是敢把鼻涕蹭我身上,我就把你扔出去。”
    谢青阳哭声一歇,转瞬更大。
    他怎么这么可怜,祖母不帮他,大哥也不帮他。
    呜呜呜……
    谢青珩只觉得脑仁都被他哭疼了,拿着旁边热水里的帕子拧干净之后,就直接扔在他脸上:“你再大声点,到时候整个宣平侯府都知道你谢六公子被人吓哭了。”
    谢青阳嘴里哭声一断,眼里含着两泡泪瞪着谢青珩。
    谢青珩说道:“你瞧瞧你这样子,之前不是挺厉害,还口口声声要将苏阮赶出去,结果现在被人吓的拔腿就跑,转过头就来我这哭,也不嫌丢人。”
    谢青阳打着哭嗝:“那我就是怕鬼嘛…苏阮她无耻,有本事明刀明枪的跟我比,装鬼吓唬人算什么本事……”
    谢青珩见他嘴硬,一边将旁边将旁边的热粥取了过来,一边说道:
    “明刀明枪你就以为你比的过她了,不是我说你,你除了一张嘴能逞强以外你还能干点什么,诗书诗书不行,功夫功夫不够,阮阮要真想吓你,哪儿那么容易就让你看穿了。”
    谢青阳被骂,顿时委屈。
    谢青珩见着他眼睛红肿,小脸也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吓的,看着惨白惨白的,他到底是心软了些,将热粥吹凉了些后递给他说道:
    “你也不小了,该懂点事了,不管你愿不愿意,阮阮和母亲如今都已经是宣平侯府的人。”
    “你羞辱他们一时爽快,可你知道你同样是在羞辱自己,羞辱整个宣平侯府。”
    谢青珩对着谢青阳说道:
    “你以为祖母为什么罚你给阮阮父亲守灵,你当真以为祖母心中就只向着阮阮一人吗,她还不是为了你。”
    “你怎么就不想想,砸人牌位犹如掘人尸骨,扰及逝去之人安宁。”
    “这事情无论是放在谁身上,传出去那都是要损了名节让人唾骂的,你要是背负这名声,将来仕途前程就算是毁了,朝廷是绝不会用一个品行不端,德行有损之人的。”
    “祖母罚你,既是因为你做错了,也是为了让你赎罪洗清身上的恶名。”
    “当日在府中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有人敢收买府中下人陷害于你,挑拨你行刺恶事,你又怎知道那些人不会用同样的办法,将此事传扬出去坏你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