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64章 经验
    倒是王氏站在原地瞧着谢渊小心扶着陈氏离开的背影,脸上有些愤愤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明明是自己没本事,还说什么身子不好,走个路都要让人扶着,当自己是病西施呢……”
    “娘!”
    谢成安出来时就听到王氏抱怨,不由皱眉说道:“背后议人长短,不是君子所为。”
    “君个屁的子,我是你娘!”
    王氏叉腰瞪着谢成安:
    “你是不是读了几年书脑子就傻了,居然来训斥你娘我了?”
    谢成安皱眉:“娘,我不是要训斥你,只是二婶已经是侯府主母,二叔对她又十分爱重,您若是总是与她这般冲突,到时候会让二叔不喜。”
    “况且我瞧着二婶除了柔弱些也没什么不好,我听说她前几日才请了大夫,还昏睡了两日,她可能身子真的不大好,您别一天总是疑神疑鬼的……”
    “兔崽子!”
    王氏听着自家儿子偏着陈氏说话,顿时就气的脸都青了:“什么叫我疑神疑鬼的,啊?我说这些还不是为了你和娇娇,要不是为了你们两,你当我愿意去跟三房的争抢?”
    “你这么喜欢陈氏,觉得她好你叫她娘去,还搁我面前干什么?”
    谢成安见着王氏突然发火,顿时也是生了气。
    谢娇娇眼见着两人对上,连忙上前说道:“娘,哥哥不是这意思,他也是关心您,他是怕您刚才的话让祖母听到,她又得生您的气了。”
    “祖母祖母,这会儿叫的亲热,刚才在里头的时候怎么不见着你跟老夫人撒撒娇?”
    王氏听着女儿的话顿时转了对象,瞪着谢娇娇说道:
    “那苏阮明明是陈氏的女儿,如今却要断了关系入了锦堂院,那老太太莫不是疯了不成。”
    “还有你,我之前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没事就去老夫人跟前多转转,多与她亲近亲近,可如今倒好,她疼着那个外姓女,反倒是将你这个亲孙女儿撇到了一旁。”
    谢娇娇早就习惯了自家亲娘的数落,那骂声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连脸色都没变化。
    她只是挽着王氏的胳膊说道:
    “是是是,都是我不对,往后我会好生与祖母亲近的,不过娘,这些事情后面再说,明儿个祖母要带着我去安阳王府,你说我该穿什么样的衣裳才好?”
    王氏原本还被谢成安气得不行,可是转瞬听到谢娇娇的话后,便突然被引走了注意力,下意识的说道:
    “穿什么衣裳,那自然是要最好的,总不能输了二房、三房的丫头。”
    “之前我不是替你准备了一身狐皮小袄吗,明儿个就穿那个,还有那条盘金彩绣的裙子,明儿个安阳王府去的人肯定很多,你可不能失了场面。”
    谢娇娇一边应和着王氏,挽着她朝回走,一边对着谢成安挤挤眼睛,示意他先离开。
    谢成安瞧见刚刚还怒气冲冲的王氏,转眼就开始盘算着要怎么替谢娇娇打扮让她能惊艳世人,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叹口气。
    他这娘,心怎么就这么大?
    他到底是气还是不气呢?
    ……
    谢老夫人将屋中其他的人全部轰走了之后,这才留了苏阮一个。
    瞧了瞧柳妈妈下去干活去了,谢老夫人才从一旁的首饰盒里摸了几块糖出来,塞给了苏阮两块,一边说道:“可馋死我了。”
    谢老夫人将糖块塞进嘴里,脸颊鼓鼓的一边嚼着一边说道:
    “你说这侯府里的人是不是都是脑门上都刻着抠门两个字,吃两块糖罢了,怎么谁都要盯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干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儿了。”
    “阮阮我跟你说,你可不许跟他们学,我这都半只脚踩进棺材里了,还什么都不叫我吃,丧气不丧气。”
    上次藏着糖的荷包被柳妈妈发现了之后,柳妈妈就趁着她睡觉偷偷摸走了,害得她好几天都没吃着,要不是昨儿个她偷摸摸的去老三媳妇儿那溜了一圈,她这会儿还眼巴巴等着柳妈妈给她放粮呢。
    苏阮瞧见谢老夫人的模样,眼里止不住的笑,她塞了一块糖进嘴里说道:“其实少吃些糖也没什么大碍的,而且祖母,我知道有种糖特别好吃,等我过几日我去做给你吃。”
    谢老夫人眼睛发亮,只觉得眼前这小心肝怎么就这么得她心意。
    她伸手揉了揉苏阮的脑袋:“果然我家乖孙女最好。”
    谢老夫人拉着苏阮站在跟前,上下看了她一圈后说道:“真是标志,跟祖母我年轻时一样好看,等明儿个去了安阳王府,保准亮瞎了那些人的眼。”
    “不过阮阮,明儿个去了安阳王府之后,你要记得一直跟着我,或者跟着你二姐她们。”
    “旁人若是与你好好说话,你便好好应着,若是有人为难你,你也不需要忍着,但是有一点,不准动手。”
    各府贵女在一起的时候,拌个嘴吵闹几句那是常有的事情,毕竟都是府中娇惯着长大的。
    大家你说我两句,我说你两句,这也没什么,就算闹起来也不过是小女儿玩闹罢了。
    可是唯独不能动手。
    一旦动了手,那就是理亏的一方,就像是之前在贺家那一次。
    要不是苏阮和林家女儿同时落了水,而且落水之前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苏阮回来后身上又带着伤,林家那边也有些心虚弄不清楚到底是谁先伤的谁,否则这事儿哪有那么容易解决?
    谢老夫人也是怕了苏阮之前的横冲直撞。
    贺家便也罢了,宣平侯府还担得起,可是那安阳王府却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人家。
    要是毁了安阳王妃的寿宴,惹恼了安阳王妃,那苏阮往后在京中就休想立足了。
    苏阮听着谢老夫人絮絮叨叨的与她吩咐着,生怕她到时候会忍不住性子,不由心中温暖。
    她听得出来,谢老夫人说这些话,不是怕她惹了祸后牵连了宣平侯府,而是真的为了护着她,怕她惹了麻烦上身。
    苏阮认真说道:“祖母放心吧,我不会与人动手的。”
    谢老夫人闻言顿时皱眉:“那也不成,要是真有人先对你动手,你也不能忍着,她们要敢伤你,你便直接打回去,我宣平侯府也不是怕事儿的人。”
    “只是你别主动与人动手,若要动手记得找个比你个儿矮力气小的,打不过便往人多的地方窜,免得自己吃了亏,还有,要是有人欺负你你怼不过她,便来告诉祖母,祖母替你出气,知道吗?”
    能欺负苏阮的,大多也是她同龄的那些女孩儿。
    谢老夫人却半点没有以大欺小的自觉,说的理所当然义正言辞,甚至还传授着打架的经验。
    苏阮被谢老夫人的话逗笑,弯着眼睛娇声道:“我知道了,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