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51章 玄乎
    祁文府自然不会告诉他原因,只是说道:“说了,是不小心。”
    莫岭澜翻了个白眼。
    他要信了祁文府的“不小心”那才有鬼了。
    见他不肯说,莫岭澜也没再纠结这个,反正他知道他这个好友表面上一本正经看着古板,实际上心眼儿蔫坏,而且他不肯说的谁也撬不开他的嘴。
    外间马车走动了起来,前面的车帘子被放下之后,莫岭澜坐在祁文府身边问起了正事。
    “你既然见到了苏宣民的女儿,刚才又说谈妥了,是拿到了那本账册?”
    祁文府说道:“算是吧。”
    莫岭澜瞪着他:“什么叫算是吧,拿到了就拿到了,没拿到就没拿到,而且谢渊之前费尽心思去遮掩那母女的身份,如今怎么这么容易就把账册给你了?”
    祁文府摇摇头:“账册不在谢渊手里。”
    莫岭澜听到这话怔了下,转瞬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有些诧异道:“你是说账册是苏宣民的女儿给你的?”
    谢渊莫不是傻了,居然把这么危险的东西留在一个小姑娘手里?
    他就不怕被人抢了去!
    祁文府像是看出了好友的心思,直接对着他说道:
    “不是谢渊不想要账册,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有账册的存在。”
    “苏宣民的女儿一直都瞒着谢渊这件事情,她早就察觉到了她爹的死因有异,而且也知道当初在荆南时被人追杀是为了什么,她根本就没有相信过谢渊,那账册她也一直都握在自己手里。”
    “你之前送消息过来,说她们母女出现在宣平侯府的事情,也是她自己故意放出的消息,她拿自己做饵,暴露自己的身份,目的就是为了引出跟荆南之事有关的那些人。
    祁文府并没有瞒着好友苏阮的事情,他直接将他之前进了宣平侯府后发生的事情,还有苏阮说的那些话全部告诉了莫岭澜。
    等到说完之后,他才说道:
    “那个苏阮不简单。”
    莫岭澜听着祁文府的话,简直有些目瞪口呆。
    等到祁文府说完之后,他突然伸手摸了摸祁文府的额头,刚才一靠近就被一巴掌打了下来。
    “干什么?”祁文府看他。
    莫岭澜说道:“我摸摸看是不是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祁文府冷眼如刀。
    莫岭澜瞬间觉得后颈发凉,连忙缩回了手轻咳了一声说道:
    “我就是觉着你刚才说的事情也未免太玄乎了些。”
    “那个苏阮今年还不到十五吧,她哪儿来的那么多心眼?”
    “况且她之前一直都在荆南,算下来的话苏宣民走的时候她应该才十二吧,就算苏宣民教过她一些东西,她来京城不过一个多月,哪儿能知道这么多事情的?”
    莫岭澜随口说道:
    “你说她猜出她爹的死跟户部贪污之事有关,我信,毕竟当初荆南的事情处处都是破绽,那官船突然沉凿的事也太过凑巧,桩桩件件都有痕迹可循。”
    “至于你是怎么离开吏部的,聪明一些的人未必猜不出来,毕竟那次闹的也不小,只要猜出来缘由知道南大人曾经帮你脱身,而你会还他人情这事儿也说的过去。”
    “可是她怎么就那么肯定南大人会出事?”
    “那陈安宁自尽的事情,可是到现在都还没传出来,他死后留下的那些证据更是不可能有人知道,如果不是皇上和南大人让你出面来查这件事情,连你都未必知晓,更何况是苏阮。”
    “你说她怎么能知道南元山会被牵扯到户部贪污的事情当中,而你会来替南元山出头还他人情?”
    祁文府闻言愣了下,总算反应过来他之前为什么总觉得苏阮给他的感觉有些怪怪的。
    只是那时候他沉浸在那小姑娘的话里没留意,此时听了莫岭澜的话后,他才明白过来。
    就像说莫岭澜说的,苏阮说的那些无一不契合真相,可是最关键的一点她却一直都没有解释过。
    她是怎么知道陈安宁会自尽,户部贪污之事会牵涉到南元山身上的?
    祁文府皱眉坐在那里,仔细想着他之前进入宣平侯府,再到见到苏阮后发生的所有事情,才猛然惊觉,好像从他一开始踏入苏阮所在的那间房门开始,一切好像便都是被苏阮算计好的。
    她借逼问谢渊,让他心生怀疑。
    再借账册之事,诱他主动开口。
    之后那三问让他心神动摇,生出戒备,不敢于她轻视。
    而她再借之后言语处处设下陷阱,不仅慢慢引诱他顺着她的话去相信她所说之事,更让他以为她早知朝中之事,借而答应她所谓的交易之事。
    如今想来,苏阮最初那三个问题说出之后,分明就是在故意激他开口。
    她后来接连几问,以官船沉凿,户部贪污,她父亲枉死为诱饵,让他主动入局。
    是他自己在提及账册之时说到了这本账册牵涉朝中重臣,而苏阮只是顺着他的话,不断的诱惑他开口。
    苏阮不断暗示他,她什么都知道,而他居然也就信以为真,真相信了她的话,主动说出了陈安宁之死,还有关乎次辅南元山的事情……
    祁文府想明白那一瞬间,脸上跟开了染坊似的,青一阵白一阵的。
    他居然被那个小姑娘给耍了?!
    感情苏阮拿着他自己来对付了他自己,出来后他还感叹那小姑娘怎么这么能,小小年纪就熟知政事七窍玲珑,感情她不是熟知政事而是心眼太活。
    他祁文府算计了别人无数次,这一次居然被一个小丫头长江后浪推前浪,将他拍死在了沙滩上?!
    莫岭澜看着自家好友那瞬间僵青僵青的脸,好奇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
    祁文府说话时有些咬牙切齿,暗暗恨自己刚才被那小丫头的笑给迷了眼。
    他深吸口气,心中不停暗道他只是一时大意,他才没有犯蠢,他还是那个聪明睿智的祁文府,然后默默的掏出袖子里的信纸和红绳,“啪”的一下糊在莫岭澜的脸上。
    他事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