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50章 好看
    苏阮扬扬唇,声音冷冽。
    “如果你不愿意来,我自然有别的法子。”
    “只是在这之前,谁敢动宣平侯府,我就剁掉他的爪子。”
    明明像是说笑的一句话,甚至狂傲的让人想要嗤笑她的天真,可是祁文府却是有些笑不出来。
    女孩细眉杏眼,面容稚嫩,可是那双眸子却是冷淡至极,失了之前乍见时的软绵模样,瘦弱的身子上带着一股子让人难以忽视的凌厉之意。
    祁文府总觉得苏阮那话是真的,她真的有法子护着宣平侯府,而且如果有人赶在他来之前朝着宣平侯府伸手,她真的会剁了那人的爪子。
    苏阮说完后,突然一笑,脸颊上的酒窝浮现时,刚才煞气十足的模样像是昙花一现。
    眼前站着的又成了那个白嫩嫩软乎乎的小姑娘。
    “所以祁大人,你愿意帮我吗?”
    “我给你账册,让你去救次辅大人,还他当日帮你的人情。”
    “作为条件,你替我查我爹的死因,还我爹和荆南那些人一个公道?”
    祁文府目光落在她脸上默默的看了许久,才收回目光伸手道:“账册。”
    苏阮灿然一笑,知道他答应了下来。
    她眼睛微弯,直接从袖子里掏出张纸来递给了祁文府:“祁大人只要照着这上面的地址去寻,去了后将里面的红绳交给他,告诉他是我让你去的,他就会把东西交给你。”
    祁文府打开纸张看了一眼,先是落在那纸上的字上面。
    等到看清楚上面的字迹后,他有些诧异的看了苏阮一眼,倒是没想到苏阮一个小姑娘能写出这么大气的字来。
    祁文府看了眼纸上写着的地址,有些熟悉,应该就在京城附近,他再取出红绳,就见到那红绳上虽然有些磨损,却依旧能看的出来编织的十分精致。
    红绳的中间穿着两只小小的木头鱼儿,翻过来看时,上面刻着“阮阮”二字。
    祁文府将东西收好,才说道:“你就这么把东西给了我,也不怕我翻脸无情。”
    苏阮侧着头看他:“那祁大人会吗?”
    两人失了刚才的剑拔弩张,气氛和缓下来后,苏阮就跟寻常的女孩儿一样乖巧。
    她微微歪着头时,眼仁漆黑,粉嫩的嘴唇轻轻扬起,衬着那张白净细嫩、漂亮的跟瓷娃娃似得的脸蛋儿,好看的模样生生让祁文府愣了愣。
    祁文府家中其实也有和苏阮差不多大的女孩儿的,是他侄女。
    祁文府是祁家的老来子,他最小的一个哥哥都比他大上十几岁,而他大哥的大儿子,也就是他的大侄儿,比他还大上一岁。他的那几个侄女儿除了已经嫁人的,如今留在府中的有好几个都和苏阮的年纪差不多。
    平日里见面了,那几个丫头顶多都是叫他一声四叔,然后远着他敬着他,却从来没人像是苏阮这样的。
    软软绵绵的,笑起来特别好看,甜的像是能缠绕到人心尖儿上去。
    祁文府愣了下,老老实实道:“不会。”
    苏阮露齿一笑:“那不就行了,祁大人是好人。”
    祁文府被人骂了不少回,还是头一次有人说他是好人的。
    一直等到他出了房门,跟谢渊父子打过照面,出了宣平侯府站在府门前的时候,他耳朵里都还满满都是那软濡好听的说着“你是好人”的声音。
    ……
    “喂!”
    莫岭澜朝着祁文府眼前挥手:“回神了!”
    祁文府醒过神来,就见到自家好友的脸,再看了眼他身后的马车,皱眉道:“你来干什么?”
    “我听说你来宣平侯府了,所以就过来了。”
    莫岭澜是个看上去面容俊秀的男人,比祁文府要稍微高一些,大冬天的却穿着一身骚包至极的绿色衣裳,腰间的腰带上挂着上好白玉佩,衣襟上还有个明黄色穗子。
    他说话时眼尾便是弯弯的,仿佛天生带笑似的。
    莫岭澜随口回了一句后,就盯着祁文府说道:
    “我说你刚才在想什么呢,从里面出来就一脸晃神的模样,我都叫了你好几声了你都没有听到,发什么呆呢?”
    “是不是没跟人谈妥?要是没谈妥咱们再想别的办法,只要知道人在宣平侯府,总能有办法让谢渊开口……”
    “不是。”祁文府摇摇头:“谈妥了。”
    莫岭澜顿时睁大眼:“谈妥了?那你怎么还这幅样子?”
    说完他将脸凑近了些,上下扫视着他:“我听说那苏宣民的夫人陈氏可是长得倾城绝色,模样跟下凡的仙女儿似的,你这幅失了魂了模样,难不成真是见着美人儿了晃了神了……”
    “啪!”
    祁文府一巴掌拍在莫岭澜脸上,将他推开了些,一边转身朝着马车上走,一边横了他一眼:
    “陈氏如今是宣平侯夫人,明媒正娶的,你再这般调侃议论,让宣平侯听到了,小心他扒了你的皮。”
    复又道:
    “我没见到那位夫人,听说她正在病中,不方便出面,我只是见到了苏宣民的女儿。”
    说起这个,祁文府就想起来莫岭澜之前跟他说的关于苏阮的那些“丰功伟绩”。
    什么力战壮汉,什么手撕混混,什么荆南七巷小霸王,害的他刚见到苏阮的时候差点儿失态。
    祁文府瞧见莫岭澜正抓着车边准备上车,伸手佯作那东西直接一胳膊肘就撞在了莫岭澜的脸上,刚好落在了他喋喋不休正在说话时开开合合的下颚上。
    莫岭澜半点没防备,被撞的险些咬住了自己的舌头。
    他顿时闷哼了一声,疼的眼泪水都差点流出来。
    莫岭澜捂着下巴含糊不清的瞪着祁文府说道:“呢打无干啥门……”
    “啊,对不住,不小心撞到你了。”
    祁文府没有半点诚意的道歉。
    莫岭澜瞪着他,见祁文府施施然的坐在了马车里面,气呼呼的揉着下颚钻进了马车里。
    他一屁股坐在祁文府身旁,好半晌才缓过了舌尖的疼意,对着祁文府说道:“我又怎么得罪你了。”
    “你要消息给消息,要人给人,我知道你跑宣平侯府来,怕你吃亏可是第一时间就来帮你来了,你就这么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