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5章 后患
    “不可能。”
    谢渊毫不犹豫的就脱口而出。
    他之前去荆南时,就是听说了陈氏母女的消息,后来他救了她们之后,在荆南护着她们母女足足两个月有余。
    陈氏性子软绵,而那时候的苏阮虽然浑身尖刺,可是在不知道他身份的前提下对他也极为信任。
    他们朝夕相处两个月,如果陈氏母女身边如果有什么东西,断然是藏不住的。
    可是谢渊却从来没有在两人那里见过什么账册。
    谢渊沉着眼看着祁文府,虽然不想与他多说,可是祁文府身份特殊,他虽然只是国子监祭酒,可是他和圣驾太过亲近,得罪了他难保不会惹出什么祸事来。
    谢渊只能忍着冷意开口解释道:
    “祁大人,本侯不知道你从哪里听说了账册的事情,可是当初在荆南的时候,苏宣民的确是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后来本侯接管了荆南知州府一段时日,也未曾见过什么账册。”
    祁文府闻言抬眼看着谢渊,像是在打量他话中真假。
    谢渊对于这种目光十分不喜,冷声道:“本侯没必要骗你,如果祁大人今日过府只是为了这件事情,那本侯只能说要让你失望了,至于其他……”
    他眉峰冷寂,眼中带着逼人寒光。
    “祁大人若想做什么,本侯或许拦不了,可是本侯想要护着的人,谁也别想伤了去。”
    无论是陈氏,还是苏阮。
    既然她们入了宣平侯府的大门,那就是宣平侯府的人,他定会护她们母女周全!
    祁文府看着锋芒毕露的谢渊,眉心紧皱。
    谢渊的话不像是说假,而且那本账册留在谢渊手中,对他来说也没有半点好处,可是他得到的消息,苏宣民手中的确是有那本账册的,但是在苏宣民死后,那账册便不翼而飞……
    祁文府开口:“谢侯爷,我可否见见贵夫人母女。”
    “不行!”
    谢渊毫不犹豫的反对出声。
    “谢侯爷……”
    “祁大人,我夫人身子欠佳,如今正在休养,不宜见客。”
    更何况也没有让女眷见外男的道理。
    祁文府看着谢渊:“那苏小姐呢?”
    “她也不行!”
    谢渊总觉得祁文府突然来府中拜访,又提及荆南的事情没安好心。
    更何况那本所谓的账册谁也不知道到底牵扯了多少事情,他费尽心思才扫干净了陈氏母女的过往,却没想到被祁文府查到。
    他半点都不愿意让祁文府见到陈氏和苏阮,免得为她们招来祸端。
    至于她们二人的身份,他隐瞒只是为了那些对苏宣民家人心怀恶意之人,至于皇上那边他早就过了明路,哪怕暴露出来皇上也总不至于降罪于他,他也不惧。
    谢渊直接起身冷声道:“本侯还有其他事情,就不招待祁大人了。来人,送客!”
    他话音刚落,祁文府便说道:
    “谢侯爷可知道,我今日为何来此?”
    谢渊不想听。
    祁文府却自顾自的说道:“户部尚书陈安宁前天夜里在府中自尽了。”
    谢渊脸色一变,下意识便想开口说不可能。
    如果户部尚书真在府中自尽,朝中怎么可能连半点消息都没有?
    可是祁文府就好像知道他想说什么一样,直接开口说道:
    “陈安宁自尽之前几个月,皇上便已经下令让都察院暗中查探户部贪污之事,后牵扯出两年前荆南大旱之时,国库空虚无粮赈灾的事情。”
    “线索一路查到苏宣民时便中断,却也泄露出他手中有一本户部的账册,而且他还有妻女在世的事情,所以当时才会有人前往追杀灭口,后来苏宣民妻女突然消失,踪迹更是被人抹得一干二净。”
    “侯爷虽然求了皇上赐婚,可你应该没有告诉皇上,你所娶的人是苏宣民的遗孀吧?”
    谢渊脸色一变,阴沉着脸看着祁文府。
    祁文府说道:
    “苏宣民那边的消息断了之后,都察院这边就只能继续去查户部现有的那些人,可是刚查到陈安宁身上时,陈安宁就直接自尽于府中。”
    “他府中的人在他自尽的地方发现了一封血书,两本账册,上面桩桩件件都直指次辅南元山,指他与户部勾结,贪污受贿,掏空国库。”
    “当时都察院已经在查陈安宁,派了人潜入陈府,所以陈安宁死后第一时间,才能将消息传递给皇上,皇上又下令让人封锁了整个陈家,将他自尽的消息瞒了两日。”
    祁文府看着谢渊脸上不断变化的神色,对着他说道:
    “我无意为难侯爷,更无意为难你的夫人她们,但是谢侯爷,苏宣民手中的那本账册如果不找出来,朝中无法安宁,皇上虽然相信南大人,但是有些事情众口铄金。”
    “如果证据确凿,而且又没有足以让他洗脱罪名的东西,到时候就算是皇上有意偏帮他也不可能。”
    更何况帝王心,深似海。
    南元山虽然深得帝心,可是谁能保证说的人多了之后,皇上会不会动摇,若是有人一直告诉他南元山是奸佞是奸臣,皇上还能一直那么相信他?
    谢渊听到“次辅”二字时就已经变色,而后面听到皇帝命人封锁消息时更是脸色大变,猛的开口道:“是皇上让你来的?”
    祁文府摇摇头:“不是。”
    “皇上已经派遣了都察院和刑部追查此事,大理寺协同,而且暂时也没人知道苏宣民的妻女在你府中,但是谢侯爷,她们母女的身份是瞒不了多久的。”
    “如果不能找到账册,她们身上的麻烦只会源源不断。”
    祁文府看着他说道:
    “我欠南大人一个人情,又恰巧猜到了她们的身份,而南大人与谢侯爷也算是同僚多年,想来谢侯爷也不会见死不救吧?”
    谢渊紧紧皱着眉心,看着祁文府时带着怀疑之色,可是祁文府说的太过认真,而且陈安宁自尽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作假。
    祁文府看出了谢渊眼中的犹豫,开口道:“谢侯爷若然不信,大可与我一起,我只见她们母女一面,询问一些事情,你可以在一旁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