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4章 账册
    马车帘子被素净修长的手指掀开,下一瞬穿着鸦青色素面锦袍,披着墨色披风的祁文府便搭着小厮的手从马车上下来。
    他面如冠玉,眸色清冷,站在门前时便引得不少人相望。
    宣平侯府外早有人候着,之前见马车停下来便已经有人去府中通禀,这会儿谢青珩早已经出来,见着祁文府之后连忙上前恭敬道:“学生见过祁祭酒。”
    “这里不是国子监,在外不必多礼。”祁文府说道。
    “祭酒此言差矣,您为长者师,无论在什么地方学生都不能不敬。”
    谢青珩先是说了一句,见祁文府不置可否,就也没有再说,免得让祁文府觉得他有意讨好谄媚,他只是对着祁文府说道:“父亲早已经在府中等候,祭酒请随我入府。”
    祁文府让身边小厮跟着宣平侯府的人去安置马车,而他则是被谢青珩引着入了府。
    府中因为有外客要来,早早拾掇了一番,却也不会显得太过刻意。
    祁文府跟着谢青珩去了前厅,就见到谢渊已经在厅内等着。
    宣平侯府的前厅很大,四周窗棂全糊了明纸,屋中看着十分敞亮。
    前厅的门前挂了暖帘,里面熏着苏合香,那淡淡的香味掩过了屋里的烟尘气,让人觉得暖意融融却又不会有半点异味。
    祁文府入内后,谢渊就连忙起身道:“祁大人,快些进来坐。”
    “谢侯爷。”
    祁文府招呼了一声,说道:“冒昧来访,不知可有打扰?”
    谢渊笑着说道:“怎么会打扰,祁大人能来府中,简直蓬荜生辉。”
    以祁文府这性子,八百年都难的去谁府上打扰一回,搁谁家里恐怕都是觉得惊讶又难得。
    谢渊嘴里寒暄了几句,就让下人奉了茶水点心过来。
    谢青珩也没有出去,而是在一旁陪坐。
    谢渊笑着道:“我往日与祁大人倒是没怎么走动,祁大人今日怎会突然想要来我府中坐坐了?”
    祁文府端着茶杯却未饮茶,只是拿着杯盖说道:“实不相瞒,我今日前来,一是为了恭贺谢侯爷大婚之喜,二是有一件事情想要让谢侯爷替我解惑。”
    “因为在外面提起此事实有不便,所以我只能亲自过来拜访。”
    谢渊听着祁文府恭贺之言,脸上笑意更甚了些,端着茶杯随口说道:“祁大人想问什么尽管说。”
    祁文府却没开口,而是看了谢青珩一眼。
    谢青珩愣了下,就知道祁文府是有事情不想让他知道,他连忙站起身来就想退出去:“父亲,祭酒,你们先聊,我先去祖母那里跟她老人家请安。”
    谢渊点点头,谢青珩就转身朝外走去,可等他刚走到门前,撩起暖帘准备出去时,就听到身后传来祁文府清冷的声音。
    “我想知道,苏宣民的妻女在哪里。”
    谢青珩手中一僵,抓着暖帘的险些没忍住回头。
    他咬了咬牙,从房门出去之后却没有离开,而是拦住了门外的下人将他们驱远了一些后,这才隔着暖帘听着里面的声音。
    谢渊也被祁文府这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只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借着放下茶杯时遮掩了眼底的惊愕之色,再抬头时就已经满是疑惑道:
    “祁大人说什么?”
    祁文府冷淡掀唇:“谢侯爷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两年前你在荆南射杀苏宣民后,抗击南魏大军,最后荆南大捷,侯爷身负战功归京得皇上嘉赏,苏宣民却因护城不利而背负罪名。”
    “朝中所有人都以为,苏宣民的家人早在两年前便全数死在了荆南那场大战中,直到半年前,才有人传出苏宣民还有妻女在世。”
    “我得到消息后就派人前往荆南,想要将他的妻女带回,谁知却遍寻不获,而后来才知道侯爷也在这期间去过荆南。”
    谢渊听着祁文府的话后,脸上笑容彻底隐没:“祁大人说笑了,我虽然去过荆南,可是却不知道苏宣民还有妻女在世……”
    “京中消息早已传遍,侯爷会不知晓?”
    祁文府声音平静:
    “而且我听说侯爷的那位新夫人正巧是你从荆南带回来的,而她有一个女儿,刚好姓苏。”
    谢渊眼中神色一冷:“祁大人到底想要说什么?”
    祁文府看着他:“苏宣民的妻女被侯爷带回了府中。”
    谢渊见祁文府说的肯定,甚至于半点都没有犹豫,就知道祁文府应当是早就已经查清楚了陈氏母女的身份。
    他今日过府根本就不是来拜访他的,而是冲着陈氏和苏阮来的。
    谢渊脸色阴沉下来,对着祁文府说道:
    “天下姓苏的人多的是,难道祁大人每见一个,都要说她们与苏宣民有关?”
    “本侯娶妻之事,早已经面呈过皇上,更得皇上亲自赐婚。”
    “先不说本侯妻女与苏宣民是否有关,就算她们当真是苏宣民妻女又能如何,祸不及妻儿,陛下当初并未降罪苏宣民的家人,祁大人不过是过国子监祭酒,如今又凭什么身份来诘问本侯?”
    祁文府看着面色阴沉的谢渊,半点不曾因他的话而动怒,只是将手中的杯盖放在了茶杯之上,发出轻微的碰撞声。
    “皇上的确是没降罪苏宣民的家人,可却也未曾明言赦免。”
    见谢渊想要说话,祁文府开口:
    “侯爷可知道如今京城之中,有多少人在找她们母女?”
    谢渊脸色眼中怒色一滞。
    祁文府继续道:“你说如果让人知道,她们不仅入了宣平侯府,而侯爷还替她们改换身份抹平过去,甚至娶了苏宣民的遗孀为妻,那些人会如何?”
    谢渊冷声道:“祁大人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无意要挟侯爷什么,更不愿干涉侯爷私事,我只要苏宣民手中留下的那本账册。”
    谢渊听着祁文府的话愣了一瞬,才紧紧皱眉说道:“我根本没有见过什么账册,苏宣民更未曾留下过什么东西。”
    祁文府看着他:“那他的妻女呢,可在她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