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6章 你可满意?
    “母亲?”
    “祖母?!”
    谢渊和谢青珩几乎同时出声。
    谢青珩眉眼沉厉说道:“祖母,苏阮怎么能当您的干孙女?”
    “陈氏已经嫁给父亲为妻,满京城的人都知道苏阮是陈氏之女,你收苏阮当干孙女,那往后与人介绍时,难道要告诉旁人她是府中表小姐吗?”
    “到时候要让父亲如何自处?”
    他们不让苏阮改姓入府,尚在情理之中,就算有人知道也不会指责宣平侯府。
    可是如果让苏阮成了谢老夫人的干孙女,那往后别人问起时,他们要怎么与人解释?
    到时候又让别人怎么看他们谢家?
    谢老夫人看着谢青珩说道:
    “有什么不能自处的?”
    “苏阮的过去无人知道,更没人知道她们在荆南时的身份,既然如此,你们大可对外说苏阮并非陈氏亲女,虽与陈氏一同投奔谢家,却也不足以入我谢家族谱。”
    “我怜惜她身世,更喜欢她性情,便将她收为干孙女,往后也可留在谢家常伴膝下,这样苏阮既能继续供奉她父亲牌位,也不会妨碍你们往后的生活。”
    谢老夫人说话时深深看了谢青珩一眼:
    “以后苏阮在府中一应所需,全部从锦堂院出,她的婚事将来,也全部由我替她操持。”
    她看向陈氏,半点没有与她商量的意思,而是直接拍板说道:“你以后就安心伺候好侯爷,照顾好二房的三个子女就好。”
    陈氏脸色苍白至极,眼中蒙上了水雾。
    谢渊感觉着手中扶着的陈氏浑身发抖,再听着谢老夫人话中的意有所指,便猜到谢老夫人怕是知道了谢青珩的心思。
    那苏阮呢,她也知道吗?
    谢渊有心想要拒绝,可是想起昨夜谢青珩话中的决绝,再看着面色冷静的苏阮,到底是没有说出口来。
    他眼底染上愧疚之色:“苏阮,这也是你的意思?”
    苏阮站在谢老夫人身旁,对着陈氏满是泪水的目光,看清了谢渊的默认。
    她沉默了片刻后才说道:“是我的意思。”
    陈氏泪水滚落。
    苏阮微垂着眼睫,避开她眼中期冀:“你既然嫁给侯爷,自然要替谢家相夫教子,往后你就好生照顾好大公子他们,我会替爹爹守孝,将来招赘入府,替苏家延续血脉。”
    谢老夫人看着陈氏哭了起来,心中升起些厌烦,开口道:“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从今天起,苏阮就是谢家六小姐,不必改姓,不入族谱。”
    “往后她的事情全由锦堂院安排,她与二房没有关系,将来也不会分驳二房任何东西。”
    等说完之后,谢老夫人才对这谢青珩说道:
    “珩儿,这样你可满意?”
    谢青珩脸上青白交加,他虽已年满十九,可到底还年轻,做不到城府深藏。
    此时听着谢老夫人几乎点名道姓的戳破他的心思,他脸上神情僵硬,面对着谢老夫人时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说什么都显得他是在狡辩。
    他的确不想要苏阮入谢家,也的确怕她来分驳他弟妹该有的东西。
    这些都是事实。
    谢老夫人看破之后,他说什么都显得苍白。
    一场请安,最后闹得所有人都不愉快,谢老夫人也懒得留他们,直接让谢渊几人离开之后,这才看着苏阮说道:“你可怪我自作主张让你与二房分开?”
    苏阮摇摇头:“我知道老夫人是为我着想。”
    谢老夫人目光柔和:
    “你是个聪明孩子,我谢家亏欠于你。”
    她避开苏阮手中的伤处,让她靠近了一些:“你好生留在谢家,往后不必看二房脸色,若有所需便告诉柳妈妈,不必委屈自己。”
    “等你将来有喜欢的人后,我会替你准备丰厚的嫁妆,定不会让你输给谢家其他姑娘。”
    至于陈氏……
    谢老夫人想起那个只会流泪,哪怕听到他们不让苏阮入谢家,依旧半点没为她出头的儿媳妇,忍不住摇摇头。
    她曾经见过太多的人,可是如陈氏这般软弱的,她却还是头一次见到,几乎看着她今天的样子,谢老夫人就能想到当初在荆南的时候,苏阮过的有多艰难。
    谢渊喜欢陈氏,她无可奈何,可是她却不放心将苏阮的将来交给陈氏。
    谢青珩兄妹明显在防着苏阮,而陈氏又立不起来,如果将苏阮的婚事放在她手中,谢老夫人怕将来会被人从中作梗,闹出更大的乱子来。
    这些话谢老夫人没有说给苏阮听,她只是说道:“往后祖母护着你,你要记得,在这谢家你不必让着任何人,也不必看谁眼色,你是谢家名正言顺的小姐,明白吗?”
    苏阮活了两辈子,所有人都告诉她,她只能靠自己。
    靠自己去争,靠自己去抢。
    靠自己去算计,靠自己去拼命……
    没有实力之前,她就只能忍着,让着,哪怕被人踩在脚底也只能笑脸相迎,却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她会护着她给她撑腰,让她不必委屈自己去让着任何人。
    苏阮眼中泛酸,蹲在谢老夫人身前,将头靠在她的膝盖上轻蹭了蹭:“谢谢祖母。”
    谢老夫人看着她乖巧的样子,只觉得心疼。
    其实褪去了尖刺的女孩儿,远比任何人的心思都要柔软。
    谢老夫人手指轻理着她的发丝:“我瞧着你那碧荷苑冷清的慌,要不然干脆搬来锦堂院里跟我同住吧?”
    苏阮摇摇头:“碧荷苑里挺好的,我喜欢清静。”
    谢老夫人也没劝她,便转了话题:“那过几日你同我一起去给安阳王妃贺寿,正好也好带你认识认识京中的那些人。”
    苏阮仰着头:“我不能去,我还要替我爹守孝。”
    谢老夫人愣了下:“不是已经出了孝期了吗?”
    苏阮抿抿嘴:“还有七日才出孝期,之前是我糊涂,一时被仇恨蒙了心智,才会去贺家胡闹……”
    谢老夫人拍拍她发顶:“以前的事情就别提了,安阳王妃的寿辰刚好在八日后,到时候你也已经脱了孝服出了孝期。”
    见苏阮张嘴想要说话,谢老夫人却好想知道她想说什么,直接说道:
    “不许拒绝。”
    “阮阮,你往后在宣平侯府,总要去见那些人的。”
    苏阮见谢老夫人主意已定,只能点点头道:“好,我随您一起去。”
    苏阮陪着谢老夫人说了会儿话后,就起身告辞离开,等出了锦堂院没多远,就遇见不知道在那里等了多久的谢青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