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3章 不入族谱
    谢渊在祠堂那边,身边站着哭得眼睛红肿的谢嬛。
    听着下面的人来报,说是谢老夫人命人打了谢青阳,解了苏阮的禁足之后。
    谢嬛有些害怕的垂着头,谢渊则是开口问道:“青阳呢?”
    “六公子被大公子带回了行露院那边,大公子已经请了大夫过去。”
    谢渊点点头,回头看了眼谢嬛说道:“你跟我一起去行露院。”
    “是,父亲。”
    谢嬛垂着头,手指不自觉的扣在一起轻搅着,显然没想到谢老夫人会亲自处罚了谢青阳。
    她是知道谢青阳的性子的,惯来会撒娇。
    往日里不管他犯了多大的事儿,转眼就能哄的老夫人眉开眼笑,这一次能让老夫人动怒,打得谢青阳下不了床,那之前牌位的事情十之八九真是他做的。
    谢嬛有些惴惴不安,虽然刚才她照着表哥说的哭了一通,父亲已经原谅了她,可是青阳那边她却是半点都没有把握。
    谢渊将女儿的害怕看进眼里,却也没解释什么,而是直接吩咐了身旁的人将宋氏的牌位摆回了香台之上,然后就直接带着谢嬛去了谢青珩的院子。
    他们到时,大夫刚走。
    谢青阳背上敷药半趴在床上,疼晕了过去。
    谢青珩见到谢渊过来,在看到他身后站着的眼睛通红的谢嬛,那和谢渊几乎如出一辙的冷峻眉眼染上些暗沉之色。
    “父亲。”
    谢青珩恭声道。
    谢嬛小声的叫了声“大哥”。
    谢渊开口:“青阳的伤怎么样了?”
    谢青珩说道:“没伤到筋骨,只是鞭子上的倒刺入了皮肉,看着严重了些,大夫说让他养上个把月就没事了。”
    他声音里不带半点情绪,甚至于脸上一直都带着该有的恭敬之色,可是谢渊却依旧从他话中听出了怨怼之意。
    谢渊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小儿子,侧眼看着越来越像他的大儿子,走到一旁的檀木太师椅上坐下后,这才说道:“你是在怨我娶了陈氏,让你们兄妹受了委屈?”
    “儿子不敢。”谢青珩说道。
    谢渊看着并排站着的儿女,开口道:“你我是父子,珩儿,没人会比我这个做父亲的更了解你。”
    谢青珩听到这话抿了下了唇,手中微握,再抬头时眼色暗沉。
    “父亲,既然您说您了解我,那您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他看着谢渊: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过问您娶妻之事,更何况母亲走了这么多年,您就算续娶也在情理之中,宣平侯府也的确需要一个女主人,可是谁都可以,为什么偏偏要是苏阮的母亲?”
    “她和您有杀夫之仇,她的女儿恨您入骨。”
    “您明知道将她娶回府中会闹得家宅不宁,您为什么一定要选她?”
    京中那么多女人,谢渊随便选谁都可以。
    他们兄妹就算心中有所不满,也断然不会表露出来,更不会闹到现在这地步。
    谢青阳的确是被人挑唆,可要不是陈氏身份本就不配,谢渊娶的是正经出身的大家小姐,而不是个带着孤女的寡妇,谢青阳又何至于那般容易被人蛊惑,闹到这般田地?
    谢青珩紧紧看着谢渊:“父亲,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是她?”
    谢渊闻言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看了眼谢嬛开口道:“你和你大哥一样?”
    谢嬛眼睛闪躲了一下,壮着胆子朝着谢青珩身边靠了靠,然后点点头低声道:“我也想知道,父亲为什么一定要娶陈氏。”
    谢渊见她如麋鹿的眼中带着些害怕,如桃花娇嫩的脸上之前留下的巴掌印依旧清晰,他心中生出些悔意来,后悔之前那一巴掌打的太狠,嘴里说道:
    “有些话我本不该跟你们说,但是你们既然问了,那我便告诉你们,这些话我也只与你们说这一次。”
    “你们母亲走了这么多年,我从未动过续娶的心思,我不敢说我对你们母亲有多深情,但是我却知道,她替我生了三个儿女,哪怕她不在了,我也要护着你们。”
    “这些年不是没有女人朝我身边凑过,你们祖母也不是没有劝过我续娶,可是我却一次都没有同意过,不仅仅是因为那些女人不合我意,更是因为她们的出身和性情,都注定不可能将你们视如己出。”
    谢渊并没有煽情的去说他对宋氏有多深情。
    说实话,他当年和宋氏结合也是父母之命,成婚之后他对宋氏尽到了丈夫的责任。
    两人相敬如宾,他也从未有过第二个女人,夫妻之间过的也算是和和美美。
    宋氏因病亡故时,他的确是伤心难过,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他对亡妻的思念早已经淡去,剩下的更多只有缅怀和敬重。
    谢渊看着一双出落得愈发出色的儿女说道:
    “陈氏和京中那些女子不同,她不强势,不爱争抢,性情善良而又柔弱。”
    “她是这么多年第一个让我动心的人,而且她就算入了宣平侯府,就算无法对你们视如己出,她也绝不会妨碍到你们兄妹三人的地位。”
    谢青珩眼神微动。
    谢渊说道:“我知道你们不喜欢陈氏,可是珩儿,这世间不会诸事如意,她们母女的身份是我刻意隐瞒,只因为这其中还牵扯到其他的东西。”
    “我不管你们能理解也好,还是不能理解也好,她今后都是宣平侯夫人,是你们的母亲,不要让人觉得宣平侯府的孩子没有教养,今天的事情我也不希望再看到。”
    谢青珩抿了下唇:“那苏阮呢?”
    他看着谢渊:“陈氏不争不抢,可是苏阮却不,她的性子父亲应该很清楚,她身上的野性府中谁都比不过。她那么恨你,她会肯安稳与妹妹和青阳相处吗?”
    “如今她住在府里,父亲又这般偏宠她,若真有一日到了两厢争执的时候,父亲还会这么护着我们?”
    谢渊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谢青珩沉声道:“父亲想让我们敬重陈氏,可以,但是苏阮永远都只能是苏阮。”
    谢渊眉峰紧皱,就听到谢青珩一字一句说道:
    “苏阮可以住在府中,宣平侯府也可以照顾她,护着她,但是她不能成为谢家人,更不能入我谢家族谱,和妹妹一样成为谢家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