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7章 利用
    苏阮口中“趁乱”二字咬的极重。
    谢老夫人和谢青珩脸色微变。
    谢青珩开口道:“青阳,你为什么知道苏阮会大闹喜宴?”
    谢青阳半点没察觉到不对,大声道:“她不就是这样吗,从入府之后一有机会就想让我们谢家丢脸,上次贺家宴会的事情,还有上上次火烧碧荷苑。”
    “这一次她明知道父亲要娶她娘,她怎么可能忍得住不闹?先前那几天她一直安静待着,不就是想要酝酿个大招……”
    “我不知道谢渊和我娘的事情。”
    苏阮突然开口。
    谢青阳犹如被掐了脖子的鸭子,瞪大了眼。
    苏阮平静道:“那段时间,碧荷苑所有的人都瞒着我。”
    “我因为半个月前在贺家出言侮辱谢渊,被老夫人禁足,我娘虽然日日都来陪我,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她要和谢渊成亲。”
    “直到昨天夜里,我院中有两个丫环碎嘴,说我娘一个寡妇能够嫁入宣平侯府,是她几生修来的福气,说我一个孤女从此能靠着谢家过着人上人的生活简直太不公平,我才知道我娘居然要嫁入谢家。”
    就是因为猝不及防,所以她才会那么暴怒。
    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娘带她暂住在仇人府中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嫁给她的杀父仇人。
    所以她才会气到失去理智,抱着她爹的牌位大闹婚宴,甚至于惹出之后的事情来。
    谢老夫人沉声道:“你是说,你之前不知道他们要成婚的事情?”
    苏阮摇摇头:“不知道,要不是昨天那两个丫环碎嘴刚好被我听到,我可能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苏阮说完后看着谢青阳:
    “但是我记得,采芑跟我说,六公子在三天前就已经离开侯府,所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大闹婚宴,你是怎么知道,而且还提前吩咐人要趁乱砸了我爹牌位的。”
    “亦或是说,我院中的那两个丫环,本来就是你的人?”
    “你胡说八道!!”
    谢青阳顿时大声道:“什么丫环,我根本就不知道!”
    “那六公子是怎么提前预知连我自己都不确定我会做的事情的?”苏阮抬头看着他。
    谢青阳张大了嘴:“我……”
    “来人!”
    谢老夫人脸色转冷,厉喝出声。
    外面的柳妈妈连忙掀开暖帘走了进来,谢老夫人寒声道:“把碧荷苑所有的丫环全部带过来,一个都不准少!”
    柳妈妈很少见到谢老夫人这般发怒的模样,连忙应了一声,就匆忙转身出去。
    谢青珩看着满脸茫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发生生了什么的谢青阳,沉声道:“谢青阳,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你做错了什么,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是谁撺掇你砸了苏阮父亲的牌位的!”
    谢青阳失了之前的脾气,脸色发白:“没有人跟我说过,是我自己……”
    “你!”
    谢青珩气得想要抽他。
    谢老夫人皱眉道:“那是谁告诉你,陈氏嫁进宣平侯府后,会影响你大哥的前程,影响你姐姐的婚事,还会让你们以后无颜见人的?”
    谢青阳顿了顿,张张嘴。
    “还不快说!”谢青珩厉喝出声。
    “是谢安,是谢安说的。”
    谢安是谢青阳身边的小厮,也是他贴身伺候的人。
    谢老夫人看了谢青珩一眼。
    谢青珩立刻道:“我这就让人去抓谢安。”
    谢青珩走了之后,谢老夫人看了眼满脸不安的谢青阳没说话,片刻后,柳妈妈就带着所有碧荷苑的丫环走了进来,齐齐的跪在谢老夫人面前。
    “所有人都在这了?”
    柳妈妈点头:“回老夫人的话,碧荷苑里共有丫环七人,其中两个是外院的洒扫,奴婢已经把所有人都带到这里了。”
    谢老夫人回头对着苏阮说道:“昨天晚上说那些话的丫环是谁?”
    苏阮目光落在那些人脸上,见到的就是同样不知所措的脸。
    其实她印象里幼时的记忆已经十分模糊,她只记得是有两个丫环嚼舌根,她才会无意间知道谢渊和陈氏大婚的事情,但是时间过去太久,她根本就已经记不得那两个丫环的容貌。
    苏阮直接从床上下来,就那么踩在地上站在那几人身前。
    所有丫环都是眼带惊慌和不解,像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叫到这里来。
    苏阮在那几人身前走了两步之后,随意停在了其中一人身前,目光落在那个小丫环的脸上。
    那小丫环顿时手足无措,有些惊慌的看着苏阮。
    “小姐…”
    “你叫什么?”
    “奴婢,奴婢澄儿。”
    谢老夫人刚想问昨夜说话的是不是这个澄儿,谁知道苏阮却是突然转身说道:“你在笑什么?”
    她身后跪着的是个圆脸丫环。
    那丫环吓了一跳,顿时急声道:“奴婢没笑……”
    “是吗,可是我觉得你身上的香味儿比澄儿的好闻,是麝香的味道吧,还有些苏合混杂着龙脑香的味道,挺好闻的,怎么,碧荷苑里换香料了?”
    苏阮的话音刚落,谢老夫人就寒声道:“麝香与女子有碍,府中但凡女眷屋中,决不可见麝香之物,而龙脑名贵,京中能用之人极少。”
    换句话说,一个丫环身上,怎么可能有这种香味。
    那丫环脸色瞬间白了下来,而另外一道身影爬起来就想朝外跑。
    “往哪儿跑!”
    柳妈妈大喊了一声,门外守着的人直接堵了门前,上前一步就摁住了两人。
    谢老夫人沉着眼说道:“把她们两个都给我拉出去打,打到招了为止,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宣平侯府里兴风作浪!”
    “老夫人饶命…老夫人饶命…”
    “奴婢没有……唔!”
    柳妈妈一把捂着其中一个叫嚷的丫环,将人拉了出去。
    不过片刻,外间就传来那两人的惨叫声。
    谢青阳哪怕再蠢,这个时候也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想到自己做的事情,就忍不住牙根发颤,听着外面那一声惨过一声的凄厉叫声,脸上更是不剩半点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