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76章 美玉接手(大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虽然不知道高牧的收钱方式,但能做到教导主任的位置,他就不是个傻子。
    明知道这样答应高牧有风险,但是为了多出来的一万,为了高牧说的四万大洋,他还是答应了。
    他实在是太需要这笔钱运作,为了顶层的那间办公室的那个座位,有些魔怔的于主任,愿意一试。
    “好,主任敞亮。果然是要做大事的人,做事就是干脆大气。”
    高牧启动夸夸群功能,同时快速的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上面已经有温美玉签名超长时间请假条。
    他也怕于主任是激情答应,担心激情过后就会反悔,只有大名签上,印章盖上他才能真正的放心。
    落笔之前,于主任还是又犹豫了一下。
    紧张的高牧椰树内心一颤,赶紧伸出一只手,对着他比划了一个四。
    四万块,为了四万块,于主任最终心一横,把大名签了上去,然后又拿出印章重重的敲上。
    尘埃落定!
    呼!
    高牧拿起请假条,开心的上面弹了弹,终于搞定了。
    有点脑洞大战的感觉,一番较量和游说之后,还是他拿下了关键的一城。
    有了这张请假条背书,再让温美玉去校长那里说说,他敢保证即便今天的考试没有达标,高考他也能安全参加。
    “高牧,我是因为信任你才提前帮你的,你可千万不要食言,不然的话,呵呵……”
    已经魔怔的于主任,几乎已经失去了一个老师的基本品德,现在的他满心就是那四万。
    仿佛只要有了它们,他的人生未来就会是一片坦途,还是斜坡向上的那种。
    “放心于主任,我们以后不光是师生关系,也是朋友嘛。”
    高牧主动伸出手,“合作”愉快。
    “说的好,我们可以是朋友的。”既然是朋友了,那分红高牧生意可以说合情合理了:“你以后在学校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我会帮你解决的。”
    “好啊,那就要麻烦于主任了。”
    高牧咧嘴一笑,等高考结束,二中他都未必会回来,能有p事要他帮忙。
    他能帮的最大忙,就是刚才的签字和盖章,都已经办完了。
    “走,天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于主任心情不错,还真的没有再把高牧当学生,拍着他的肩膀笑着就准备一起往外走。
    “于主任,你找高牧……”
    之前高牧进门后被关上的教务处大门,没人用力的推开。
    温美玉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失去了日常的温文尔雅,有些失态。
    只是,入眼的办公室剧情,怎么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屋内没有冷如冰窟,而是温热如火,风扇死命的摇头也没能驱散多少热气。
    高牧也没有和于主任“厮杀”在一起,看到的是勾肩搭背,两脸笑容的温馨场面。
    什么情况?
    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还担心打起来,一听到消息着急忙慌的就往这边跑,结果就给她看这个?
    “温老师你怎么来了?”
    高牧还是第一次看到温美玉如此失态的表情,不过心里还是温暖的。
    从她的话里能知道,温美玉的失态是因为他。
    “温老师,你好歹也是班主任,这副样子成何体统,在学生面前要有老师的样子。”
    于主任脸上的笑眯眯夜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严肃,收回在高牧肩膀上的手,劈头盖脑就说了温美玉一顿。
    “不好意思于主任,我找高牧有急事,听说他在你这里,进来的有些急 ,忘记敲门了。”
    温美玉的态度很好。
    “再有什么事情也不能失去冷静,我一直在和你们这些老师说,遇事一定要冷静。你们要是慌了,让学生们怎么办?大家要是全部都乱了的话,就真的乱了。”
    讲大道理,没人是于主任的对手,专职政教,玩的就是大道理的嘴皮子。
    高牧瞥了一眼于主任,真心的希望他以后也能说到做到,遇事不要紧张要冷静面对。
    “温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们……”
    温美玉能有什么事,她就是来找高牧的,怕他和于主任闹起来,最后无法收场。
    “于主任找我有点小事,不过已经聊好了,正好准备离开!”
    事实也是如此,他的目的达到了,于主任的目的看上起也似乎达到了,他确实是准备离开。
    “那好,那我们出去说。”
    温美玉只想快点离开教务室。
    “好的,于主任,那我想走了。”
    高牧双手合十转身跟在温美玉的身后。
    “高牧同学,我们说的事情可千万不要忘记了。另外,该说的说,不能说的东西千万不要乱说,否则是卡牙的。”看着温美玉和高牧的背影,于主任还是不放心的警告了一句。
    高牧没有回头,在走出办公室大门的时候,随意的朝后挥了一下左手。
    ……
    街头。
    昏暗的路灯努力的散发这橘黄色的光芒,偶尔还有伴随着呲呲声闪烁几下光芒。
    斑驳的水泥路面,不时的会有一块破损露出。
    七月的夜晚燥热难耐,没有空调的屋内很难呆的了人,加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大部分的人还是喜欢到路面上吹一吹热风。
    所以虽然是晚上快十点了,外面也并不安静。
    “于主任为什么找你?”
    一直走出了校门,走到了距离学校大门百米家外,温美玉才转身问道。
    高牧一直低头跟在后面,温美玉的突然停下,让他差点扑入她的怀里,一个紧急刹车加侧身避让,才没有发生追人事故。
    “温老师,下次突然停下还请提前通知一下,不然发生追尾我可不承担责任。”
    高牧站真身体,拉了拉惯性歪斜的背包。
    “你这还怪上我了是吗?你就不能不要跟那么近吗?”
    她也是急匆匆的在前面走,也没有感受到高牧跟在身后很近。
    “好吧,交通法我懂,正常行驶追尾,后车全责。”
    高牧小举双手,投降。
    “什么烂七八糟的,连交通法都搬出来了。我问你于主任找你是什么事?你没和他起冲突吧?”
    温美玉双手抱胸,刚好站再路灯的阴暗处,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没有啊,怎么可能起冲突,和谐的场景不是你亲眼所见吗?”
    高牧站的的地方比较明亮,说完之后也站到了温美玉的身边。
    要不是他们在说话,从远处观望,不仔细认真的寻找,还真不一定能发现他们两人。
    “所以我更奇怪,听他的意思,你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
    一个教导主任要一个学生保守秘密,本来就够邪门了,何况这个教导主任在两天前还在针对这个学生。
    所以, 那么和谐温馨的场面,反而让温美玉更加的不解和担心。
    “你肯定猜不到是什么?”高牧神秘的一笑,到没又故作神秘,下一刻就把请假条从口袋里拿了出来:“你看这是什么?”
    温美玉的半个身子,从暗处冒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喊道:“请假条,他签字盖章了?”
    语气中满是惊讶。
    “哈哈,想不到吧。”
    高牧随手一收,从温美玉手里把请教条拿了回去,这薄薄的一张纸现在是他的护身符。
    虽然与规矩不符,但还是放在他自己身上安全。
    “确实想不到。”温美玉的露出来的半个身体,重新回到了阴暗面:“只是前天他还那么针对,今天为什么就主动帮你背书了呢?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和校长继续提名次的事情了。”
    “于主任是什么人,不还能不知道吗?他怎么可能是那种会突然大发善心,放过我等普通学生的人。”高牧笑道。
    “对啊,所以我才更奇怪!”
    因为工作的关系,身为班主任的温美玉和于主任,因为学生的事情,经常有交集。
    对他这个人有一定的了解,欺软怕硬不好说,但是看碟下菜很擅长。
    同时,更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没有达到他的目的,是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高牧的。
    “你听听这里面的东西,也许就不会奇怪了。”
    高牧探眼看了看四周,在他们身边并没有外人,距离他们最近的人都在百米开外。
    一只手在背包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了一支形如钢笔却不是笔的“笔”。
    轻轻一按,很快一阵不是很清楚的对话传了出来,然后越来越清楚。
    内容嘛,正是高牧和于主任关于钱的对话,一直到重重的推门声,然后是温美玉自己的声音结束。
    安静的听完了全部的内容,温美玉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竟然敲诈你?还要那么多的钱?”
    太不可思议了,给她一万次机会,她也猜不到这个点。
    “还好吧!”
    四万多钱说多也不多,对于现在的高牧来说其实都是小钱,香烟信封和空头四万加在一起,还不如送给温美玉的包包值钱。
    但两者的性质却决然不同,包包再贵是高牧志愿的感恩,后者再少也不是他心甘情愿的,心里不爽。
    高牧不是一个喜欢被人胁迫和威胁的人,当初身无分文的时候,他就敢怼谢文斌,并在之后算是把他收入了麾下做事。
    仇星星等人都一样,全部都是变相的在为他努力赚钱。
    因为上海行被于主任抓住了把柄和要害,被他威胁高牧也是无奈。
    说实话,要是在他给出信封三千的时候,于主任就能适可而止,高牧也会适可而止。
    吃点小闷亏,就当花点小钱买份高考平安险了。
    大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惜,偏偏人心不足蛇吞象,想不到于主任的贪心会那么的大,信封三千都满足不了。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逼得高牧主动出击,给了一块看上去肥美却有毒的四万大肉。
    这录音笔是他这次在上海逛街买mp3的时候发现的新鲜玩意,属于刚刚出来的潮货,比一般的录音机高档不少倍。
    他和销售员打听过,这种款式的初级录音笔,在国外也是刚刚出现的新鲜货,他们店里也是只是进了一支尝鲜。
    当然了价格也不菲,一支看上去不怎么样的录音笔,价格抵上了两只mp3的价格。
    只是稀少才是高牧喜欢的主要原因,就因为这玩意在世面上不常见,才有可能在某些时候需要的场地用上他,还用的光明正大。
    只是,让高牧没想到的是,这支录音笔的开 苞,竟然会是因为于主任。
    “这是什么东西?”
    温美玉的双眼早就已经习惯了现在黑暗,看字未必能看清,但是看手里的笔状物还是清爽的。
    “这个是录音笔,原理和录影带差不多,就是能录制声音。是这次去上海的时候,无意中淘换到的。”高牧简单的说道。
    这种东西,只要有接触,温美玉就能明白是什么原理,知识点在那里呢!
    “你倒是时髦,这么新潮的东西也有。是不是和mp3 差不多?”
    “有类似的一面,但也不完全一样,这个要贵一些。”
    “是吗?有多贵,贵的过那个包吗?”
    温美玉话锋一转,赚到了高牧给他爱马仕包包上。
    “你已经知道了?”
    高牧到没有多大的惊讶,这种事情,只要温美玉和王菲菲一对嘴,自然就能知道的清清楚楚。
    “你觉得呢?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有钱了也不是这么花的呀,你随便买个包送给我,我也会很开心的。”
    温美玉当晚就知道了事情,但怕影响高牧模拟考,就一直没提。
    她这话倒是挺真心的,一开始还以为是王菲菲买的高仿,她都准备第二天拎出来用了。
    结果现实是高牧送的,价值五万多的正品,她哪里还舍得拿出来用。
    本来,她是准备模拟考之后,就找高牧好好的聊一聊,然后把包还给他。
    无功不受禄,她虽然有点功,但也没觉得能承受的起这样的心意。
    最后,还是王菲菲在劝阻之下,她才没有退包。
    王菲菲的理由很简单,第一高牧不缺钱,他送她们两个正品的品牌包很轻松;
    第二,上海行对高牧太重要了,其他不说,光他转到的钱就是她们几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天文数字,那么送她们一份重礼也在情理之中。
    第三,也要照顾到男人的面子,高牧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男人气很足,温美玉要是退包不要,他会觉得很没面子的。
    所以,为了高牧的男人面,为了她们女人的虚荣心,为了对得起她们为高牧付出的,这包她们必须收下啊!
    别说,王菲菲在歪理邪说方面,比起高牧也差不了多少,温美玉竟然被说通了。
    “难得的,也不是经常给你买。这次也就是表达一下谢意,不过你要是喜欢普通的包,我以后帮你再买一点就是了。”
    “别,只此一次就好,我想要买包自己会买。”对于收高牧的东西,温美玉和王菲菲的态度迥异,或许在看待和高牧的关系上,两人的心态不一样:“说说吧,这个东西你准备怎么处理?你会真的给他送钱吧?”
    “怎么做我还没有想好,不过给钱是不可能的。他想犯罪我可不想犯法。”
    高牧摇着头,要是甘心给他四万,他就不会悄然的打开录音笔了。
    只是这录音笔里的对话,绝对是一个在炸弹,怎么用他还真的没想好。
    用的好皆大欢喜,用不好炸他一身骚也是可能的。
    “要不把它交给我吧,我来帮你处理。”依然看不到温美玉的表情:“这种事情我来处理更合适,你毕竟还是学生,而且马上就要高考了。”
    “这……”
    “放心,我不会冲动 乱来的。会处理的妥妥当当,而且保证不会牵连到你,应该能风平浪静般的过去。”
    温美玉说的很真诚,她知道高牧的担忧。
    “那行,就给你处理吧,我专心准备考试了。”
    高牧把录音笔放到了温美玉的手里,他相信温美玉能妥善的处理好这件事,更相信温美玉不会害他。
    “行,这事对你来说就到此为止了,以后也不要打听,就当没有发生一样。高考才是你人生的重中之重,即便你有大本事,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考上一所合适的大学。”
    “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