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武侠小说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两百九十三章 发展大会员
    张梁、张宝这些张家人那和张角一样,能大杀特杀已经美得不要不要的。但是,王世充、刘武周、萧铣等人都是一方霸主,本身沙场经验和武功都不差,平常的厮杀根本满足不了他们。
    而陈胜和吴广则是当年揭竿而起大闹了大秦朝的造反王,秦王朝都掀翻过,雷公戏给的这点胜利,对他们而言,实在不够看。
    他们玩完后觉得,虽然不错,但是比起大唐幻世即将面临的战斗,那是差点意思。这一次跟着浮生会作战,一下子如果能造出一百个妖将,那就能把整个人类文明掀翻,建立起妖族的文明,把整个世界变成他们奴隶场。
    这比起改朝换代还要刺激得多。
    就在他们即将离开仙隐图的时候,一场新的排位赛找到了他们。他们觉得还要来吗?这帮入画人输得还不够吗?那就来吧,让你们见识见识大玩家的实力。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耻辱的失败和比失败更耻辱的胜利。
    这是一场让他们重新品尝到当年蓝海星位面耻辱的战斗。
    陈胜、吴广想起了他们在沉迷享乐之后的惨重失败,刘武周、王世充和萧铣则想到了他们与大唐战神激战的绝望。而童环和金甲则想起了他们与二十五路总兵苏盖文苦战的悲惨往事。
    尤其最后几个队友对他们的残酷评价,更让他们心火大胜。
    绝对不能让玩雷公戏的王八蛋看扁了。他们重整旗鼓,再次杀入雷公峡谷。
    这一次,他们开始老老实实研究起雷公戏的讲究来,一点点摸索升品和合成魂核的规律。但是,光是一场两场比赛他们根本研究不透。
    他们的队友永远走在他们的前列,就算是赢得比赛,他们也只是全程旁观,有的时候,他们甚至觉得队里有一个高手比对方有一个高手还郁闷。因为他们根本捞不到任何战斗,全都是在己方高手背后吃尘。对方有高手至少还能被人秒杀一把。
    连续到了几十场,这几个人感到自己沉浸在雷公峡谷里出不来了。兵线、防御塔、野怪、战斗路线的选择,战友的配合,还有灵宠的配合,这都让他们无限着迷。这种着迷甚至淡化了他们对一局胜负的执着。
    他们想要的不再是一场胜利,一场雪耻,一场大杀特杀,他们想要的是永远大杀特杀下去,通过千百场壮怀激烈的胜利,登上雷公戏荣耀的巅峰,成为雷公排位赛的王者!不,他们要成为第一王者,成为众王之王。
    也许,为了这个目标他们会付出五年,十年,甚至永生的时光,他们也欣然愿往。因为,向着这个目标努力而产生的沉浸感和专注感,已经足以让他们着迷。
    突然间,所有沉迷在雷公戏里的浮生会成员全都被粗暴地踢出了入画匣,他们的神识昏昏沉沉返回了自己的躯体,但是他们的条件反射仍然沉浸在雷公戏中。
    这就导致当这些人站起来的时候,他们都是下意识摆出了画中英雄各种绝技的起手式。
    “怎么回事?”
    “突然就被赶出来了?”
    “还能这样吗?我自己的神识居然我自己都控制不了?”
    “还能进去吗?”
    “进不去了怎么整!”
    “嚓,张角呢?张角呢?”
    被赶出来的人急得到处找张角,但是张角已经无影无踪。荒寺的门口,站着白起以及妖魔联盟的所有高层大玩家。
    “你们干什么呢?”白起冷然问。
    “……”众人沉默地闭上嘴,不想做出头鸟。但是他们下意识地并肩站在一起,挡住了丢了一地的入画匣。
    这给了白起一个错觉,他们想要并肩对抗他。这让他的眼中杀意如霜。然而,他并不能够杀他们,除非他能把这帮大玩家都绑起来,锁在棺材里,丢进长江。让他们无限复活,死亡循环。又或者,在一个大庭广众之下,让上万大唐土著目睹他们的处决。他们的玉符绝对没办法改变这么多土著的记忆。
    不过,他目前还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更何况浮生会的大计就在眼前,决不能因为这一点小事而自毁长城。
    “都回去继续潜伏,大事将起,我们一刻也不能疏忽。”白起努力放缓了声音。
    “是……”众人面面相觑,同声道。
    “还不走?”白起冷然道。
    张梁、张宝带人挪到队伍的前列挡住白起的视线。其他人偷偷捡起地上的入画匣揣在兜里,纷纷低头走出了荒寺。
    白起回头望着这帮人的背影,微微皱眉,他感到他们身上的气息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他用力摇了摇头,最近江南各方势力斗法越来越频繁,他神经紧张得太久了。
    白起环视了这个荒寺片刻,发现已经人影皆无,也带人走了。
    他走了之后,张角才从荒寺庭院里的一口枯井中爬了出来。他被白起守尸了半个月,对于他身上散发的杀气太熟悉了。在荒寺里替张梁张宝等人护法的时候,一感觉到白起来了,立刻跳到枯井里躲了起来。
    恰好在这个时候,雷长夜也感到这帮人玩了一整晚,大概已经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是时候断网让他们感受一下瘾症发作的痛苦了,于是将他们踢出了仙隐图。
    他的这个骚操作,正好让这帮网瘾青年有时间藏好入画匣,避免被白起发现。
    张角爬出枯井后,绝对不敢离开这个荒寺。因为这里刚被白起看过一遍,正是扬州最安全的地方。他在这里一直躲到二更时分,苦思冥想着接下来怎么办。
    但是,荒寺里再次出现了一堆鬼鬼祟祟的身影。张角吓得再次想要跳进枯井。
    “大哥莫慌,是我们!”张宝的传音入密传来。
    “是你们?怎么又跑来了?”张角有些吃惊。白起已经查过这里一次,并且警告过众人,他的手段何等厉害,怎么张宝这帮家伙胆子这么大,还敢来。
    “大哥,我们想了想,猜到你还在这里,所以全来了。”张宝激动地说。
    张角探头一看,昨天夜里在这里玩雷公戏的四百多人全来了,一个没落下。
    “你们干什么?还想要再玩?不怕被白起抓住?你们可别连累我啊。”张角很慌。他可不能再被杀了,一点玉符都没有了。
    “张角哥哥!”金甲一把揽住张角的肩膀,“你这雷公戏怎么进不去了?我们尝试了一天都钻不进去,是不是摔坏了?”
    “对对对,张角哥哥,给我们看看呗!”童环也凑了上来。
    “起开,让我们先来,给我们看看这个。”陈胜、吴广挤到他们前头,将手里紧紧攥着的入画匣伸了过来,恨不能拍到张角的脸上。
    张角在众人你推我搡之下,不得不拿起他们的入画匣,装模作样地看了看。
    “啊,我知道了。”张角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个是雷老板设下的禁制。”
    “他这是何意啊?”陈胜忙问。
    “各位,这雷公戏可不是免费的,一个月的会员是一百八十八贯。昨天晚上让你们玩那么久,已经是雷老板格外开恩了。”张角低声说。
    “他缺钱想疯了?一百八十八贯?我给他一百八十八个嘴巴。”吴广大怒。
    “各位,不付钱,别想玩。钱财而已嘛,都是身外物,心情舒爽最重要。”张角连忙说。
    “江南现在哪儿有这么多钱?大家全都闹钱荒呢!”陈胜摊手,“我们刷玉符都换不到钱了。所有钱都拿去买装备,买宝材,乱世人准备开炉炼妖,不知道消耗多少天材地宝。我们既要资助浮生会围猎江南大营,又要资助宝宫宫主维持融妖炉,现在浮生会的人各个身无分文。”
    “这也无妨,要不说雷老板体贴呢?”张角眉花眼笑地说,“各位我这里还有两千一百个入画匣,只要你们谁能发一百个入画匣给浮生会的同僚,就可以得到一年的贵宾会员。不但免费入画,而且吃喝全免,在飞鱼大娘船上,你就是大爷。”
    “发一百个?拿来拿来!”陈胜、吴广、刘武周、萧铣、王世充全都往上凑,他们人人手下管着一百多个大玩家,发一百个入画匣简直不要太简单。
    童环和金甲也抢了一百个入画匣,他们两个爱交朋友,亲信死党也不少,好歹能凑一百人。其他人也拿了不少入画匣走,尝试着发发看,说不定互相合伙凑一凑,就能发满一百人。
    剩下都是知道自己绝对凑不足一百人的浮生会玩家。他们不怀好意地看着张角,如果玩不了雷公戏,他们绝对要来硬的。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想怎样?”张梁、张宝、张燕和臧霸连忙护住张角,现在张角就是他们的大爷,没有他的见证,他们在雷长夜面前可得不到一年贵宾会员。
    “张角哥哥,我们都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不如哥哥给指条明路吧,总不能让我们玩了一天就不给玩吧?这也太损了!”一个大玩家冷冷地说。
    “就是就是!”众人纷纷围拢过来,气势迫人。
    “各位,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仅供参考啊。”张角心里一发狠,露出一丝阴沉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