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武侠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510.多简单的案子
    徐大见此摇摇头:人群中这么大的缝子都挤不进去,小菜鸡。
    他不动声色的往人群里挤了起来,左边摸一把右边撞一下,很快一条通往门口的通道出现了。
    有人见他推挤很是不满,可是看看他的块头和那张毛茸茸的大脸后又冷静了。
    借着徐大开路王七麟混到了人群前头。
    他往衙门里一看,公堂上坐着个面如美玉、剑眉星目的美男子,两边是手持水火棍的衙役,公堂上跪着个穿粗布衣裳的妇人和一名行脚商人打扮的中年人。
    妇人哭着说道:“县太爷明鉴,奴家没有偷拿他的钱。”
    “奴家捡到行囊后打开一看里面有钱,便没敢去碰,而是等在店铺门口直到这位大爷回来,里面多少钱奴家不知道,奴家没数更没有偷。”
    人群里有百姓嘀咕:“这嫂子我认识,她在城西头住,从来没听说她会偷人东西。”
    “就是,我也认得她,她儿子不就是那个神神叨叨的铁匠学徒工吗?她自己养大的儿子,而且送儿子去学铁匠,母子两人名声都好着呢。”
    “唉,她该去算算命,儿子碰上偷娃鬼,她又碰上贪财鬼,这是命犯小人!”
    商人叫道:“你这妇人是在胡说,我行囊里装的是此次买绢布的钱,足足一百银铢,怎么可能会丢?行囊是被你偷的,被你偷走的!”
    “我没偷,奴家没偷,请县太爷去问问认识奴家的人,他们都知道奴家从不偷人东西,奴家清清白白,奴家就是捡到了五十银铢……”
    听到这里知县一拍桌子喝道:“陈氏,你方才说你捡到行囊后没有去碰里面银铢,现在又说你捡到的行囊里有五十银铢,这是怎么回事?”
    陈氏磕头喊道:“官老爷明鉴,他们拿走行囊后便清点了银铢,说里面只有五十个,所以奴家才知道数。”
    知县又说道:“如此说来便古怪了,银铢数目对不上,那会不会是这样。”
    “商贩薛某你被偷的一百银铢和陈氏捡到的这五十银铢不是一回事?这五十银铢不是你所有,你那一百银铢还在贼手中?”
    商人急迫的叫道:“绝不可能? 这就是我的行囊? 里面还有小人文牒,这就是被她偷走的行囊和钱!”
    陈氏叫道:“不是? 我没偷? 奴家从不偷人东西。”
    “你没偷的话,那我被偷的行囊怎么会在你手里?”商人说道? “而且我发现行囊被偷后立马报官了,后来是跟一位官爷一起去找这才找到你。”
    他向美男子知县说道:“县太爷可以询问那位官爷? 这妇人当时并没有带着行囊在布店门口等着? 而是一边鬼鬼祟祟的张望一边抱着行囊偷偷的走!”
    旁边站着的一名衙役点头。
    人群里嘀咕声一直没断,又说起了衙役:
    “尿裤裆的话也能信?”
    “嘘,别让他听见,要不然等他去找你麻烦吧。”
    “这也太巧了吧?这个商人丢了行囊钱袋来报官? 然后恰好找到那贪官跟他回去找行囊找钱?”
    门口的衙役顿了顿水火棍看向门口百姓? 众多百姓不敢惹事,赶紧闭上嘴巴。
    王七麟活动了一下脖子,有点意思。
    知县看向堂下的差役问道:“高良,这薛某的话可是当真?”
    差役恭谨的行礼,说道:“常大人见微知著、明察秋毫? 他说的确实是实话,卑职与他……”
    “不是不是? 他胡说,他没说实话。”妇人惊恐的哭喊道。
    商人叫道:“休要血口喷人? 我们生意人都说金杯银杯不如口碑,你休要辱我名声!我绝无谎言? 也请大人去查询? 小人做生意向来是口碑极好? 童叟无欺!”
    妇人大哭起来,知县使劲一拍桌子喝道:“都给本官闭嘴,本官没有让你们说话谁也不许开口,否则一律当咆哮公堂惩治!”
    他又问差役道:“高良,你把事情经过再给本官说一说,记住,说清楚,说仔细,要真实!”
    高良再度施礼,然后说道:“请大人明察,今天卑职起的早,来衙门对门的茶铺吃早点,结果就看到这位商人在衙门口抹眼泪。”
    “卑职好奇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来报官,被人偷了行囊,行囊中有他此次买绢布的一百银铢。”
    “于是卑职便问他怎么被偷的,他说他一大早便进城去各家布庄看货,结果到了大有布庄之后看到有合适布匹便想采买,但最终价格不合适,他便收起钱囊准备离开。”
    “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的钱囊不见了,他猜测被人偷了,赶紧跑来衙门报案。”
    “卑职跟随他想去大有布庄查探此事,路上看到这妇人在一处巷子口往外张望,怀里正是抱着这商人的钱囊。”
    “卑职将她抓获,打开钱囊一看,里面有商人的文牒也有钱,但只有五十个银铢了,少了足足一半!”
    知县看向妇人喝道:“陈氏,你还有何可言?”
    妇人吓得嚎啕大哭:“我没有偷,我怎么会偷人家的钱?我我要是偷了钱,我为什么还在外面等着?为什么不跑?”
    高良慢条斯理的说道:“常大人,据卑职所知,今年县里头多了一伙贼人,他们合伙偷钱一起分赃,那陈氏会不会是贼人之一?她在那巷子口是不是等同伙来分赃?”
    “还有这包里本有一百个银铢,如今只剩下五十个银铢,卑职想若钱是陈氏所偷,少掉的五十银铢会在哪里?”
    “她一个妇人家大清早的又不能到处抛头露面,偷到钱后恐怕就会回家吧?不如咱们去她家里搜搜看?”
    痛哭流涕的陈氏听到这里猛然瞪大眼睛看向他,伸出手臂指着他的脸叫道:“你怎么、怎么知道我家有五十银铢的钱?”
    高良看向知县,知县俊美的面容阴云密布。
    王七麟一个劲翻白眼,一个劲的摇头:“徐爷,这案子你怎么看?”
    徐大说道:“在大爷看来这是瞎基巴扯逼蛋!”
    他天生大嗓门,公堂内外都听到这声音。
    周围百姓反应过来后纷纷往旁边推搡后退,两排衙役面色大怒,门口的衙役举起了水火棍。
    知县更是勃然大怒,他猛然抬头看向门口厉声道:“谁人咆哮公堂?给本官拉上来!”
    一个衙役如虎如狼的上来抓徐大,徐大一甩裤腰,王冠蛇飞了出来。
    有点懵逼,它刚才还在暖呼呼的睡觉。
    看到一条色彩斑斓还头戴骨冠的大蛇出现,衙役们腿都软了。
    围观百姓开始跑路。
    王七麟指向高良说道:“喂,咆哮公堂的是他,县太爷让你们把他拉出来呢,你们来找我们干什么?”
    高良叫道:“你什么人?怎么敢胡言乱语?”
    王七麟说道:“刚才县太爷不是说了吗?他让谁说话,谁就开口,否则都按咆哮公堂处理。”
    “方才县太爷询问陈氏的时候可没让你说话,你却主动开口了,所以是你在咆哮公堂。”
    知县摁着桌面冷脸站起,喝道:“你们什么人?本官同样没让你们开口,你们岂非同样在咆哮公堂?”
    王七麟说道:“你的命令只对比你官小的有用,对本官没用。”
    他走进去掏出自己的铜尉印和观风卫的大印一起拍在了案桌上。
    知县的额头青筋跳了跳,拱手说道:“原来是听天监的铜尉大人,可是我衙门办案,您身为听天监铜尉……”
    王七麟知道他要说什么,便抢他的话接应说道:“我身为听天监铜尉,看你将这么简单一桩小案子都办不了很是着急,决定帮你一把。”
    知县勉强笑道:“大人要怎么帮?”
    王七麟走到妇人面前说道:“陈氏,本官要问你话,你若敢撒谎,本官当庭斩了你!”
    他手臂一甩,妖刀如龙飞出。
    大堂上铺满青砖,妖刀却轻松插入,刀身摇晃,锈痕如血。
    陈氏吓得连连磕头。
    王七麟喝问道:“说,你到底是偷的还是捡的这行囊与银铢?”
    陈氏哭道:“青天大老爷,大老爷,我真的捡的,没偷,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敢偷东西?”
    王七麟又问:“那你捡了行囊与银铢后,可曾动过银铢?”
    “没有没有,不敢呀,奴家没敢碰的!”陈氏又哭。
    王七麟点点头走向商人,同样说道:“本官也要问你话,你敢在本官面前撒谎,本官一样要斩了你!”
    知县忍不住说道:“铜尉大人好大的戾气、好大的官威!”
    王七麟对徐大甩甩手:“请圣上御赐披风!”
    徐大从怀里抽出叠的整整齐齐的披风,抖擞开之后,一条五爪金龙随着披风摇晃而飞舞。
    知县和满堂衙役愣住了。
    他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因为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圣旨和圣物。
    反应过来后他们赶紧开跪,没人敢怀疑这东西是伪造的,五爪金龙这东西是皇帝的禁脔,谁敢私自书画绣绘可是造反谋逆的大罪!
    衙役们跪下后又茫然了,他们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还会跟皇帝扯上关系,压根不知道怎么称呼皇帝。
    甚至有人都不知道当今圣上的名讳。
    知县倒是知道怎么做,赶紧高呼一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微臣常贺礼恭迎圣驾!”
    衙役们七嘴八舌的开始喊万岁。
    徐大板着一张大脸冷漠的扫视全场:今天这个b,我装定了!
    王七麟问知县道:“常大人,你刚才说什么?你说谁的戾气大?谁的官威大?”
    常贺礼陪笑道:“下官有眼不识泰山,竟然不知道大人携圣物而来,实在是有眼无珠,请大人恕罪。”
    王七麟说道:“现在本官守着圣上御赐的披风说一句,谁敢在它面前说谎,本官就斩了谁,应该没问题吧?”
    常贺礼道:“当然、当然!”
    王七麟抽出妖刀用刀尖挑起商人的下巴,问道:“你丢的行囊里装了多少银铢?”
    商人努力保持镇定,说道:“请大人明鉴,是一、一百银铢。”
    “没撒谎?”
    “绝不敢撒谎!”
    王七麟收刀入鞘说道:“看,这案子不是明了啦?”
    “你们双方都没有说谎,陈氏捡到了五十银铢,这位商人被人偷走了一百银铢,很显然陈氏捡到的就不是这位商人的钱。”
    “现在陈氏捡到的五十银铢收公再寻失主,高良大人再去帮这位商人寻找被偷走的一百银铢。”
    王七麟说到这里忍不住摇头:“这案子多简单,常大人你刚才其实便找到真相了,但没有坚持己见,所以后头才会那么费力气。”
    公堂门外的人群里有人喊:“大人英明!陛下圣明!”
    老百姓跟着喊了起来。
    徐大怒视人群,刚才是胖五一带头喊的,抢他台词了。
    商人又是慌张又是焦急,他绝没料到会出现这么一个变局,下意识就去看高良。
    高良低头,老老实实。
    陈氏奋力冲王七麟磕头:“大人英明,大人圣明……”
    王七麟扶起她说道:“你捡了五十银铢却没有想到私吞,而是留在原地等候失主归来,这等拾金不昧的品德让本官为之叹服。”
    他又看向常贺礼说道:“常大人,本官前几天待在真定府,曾经听人说过罗坝县民风淳朴、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本来以为这是夸张,没想到是真的,看来你作为本地父母官,居功甚伟!”
    常贺礼弯腰行礼:“大人谬赞,不敢不敢,都是圣上德育教化,下官不敢居功。”
    王七麟说道:“圣上有言,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确实是你的功劳,你不必谦虚。”
    “不过这陈氏一介女流,却能抵御住五十银铢的诱惑而将失物交给咱们朝廷,算是个好榜样吧?”
    常贺礼道:“算,当然算。”
    王七麟点点头道:“那她的事迹在本县传颂开来后,肯定能大大的提高本县百姓道德心,这算不算大功一件?”
    常贺礼道:“算,自然也算。”
    他随即反应过来:“啊,有功必赏,本县向来是这样,陈氏有功当赏,按照县里规矩,应当、应当赏她一枚银铢做嘉奖。”
    王七麟道:“好事成双,给她两枚银铢的嘉奖吧,有一枚算是我听天监代圣上奖赏她的。”
    “至于这五十枚银铢,徐大人,收起来,咱们去寻找一下失主,把钱还给他。”
    徐大道:“好,王大人所言极是,这县里一个妇女都有拾金不昧的觉悟,咱作为陛下钦下圣旨拔擢的朝廷命官,肯定更得有觉悟。”
    常贺礼惊骇的看向两人:下圣旨拔擢?这是天子门生!
    他没有怀疑这话的真假,因为官员们不敢在公堂上用皇帝的名义来弄虚作假,至于私下里怎么做那当然大家伙都清楚。
    五十枚银铢不是小数目。
    商人的四肢哆嗦起来,带动身上衣服摇晃。
    他看到高良没有反应,猛然一咬牙上前下跪说道:“官爷、官爷,这钱是小人的,它们是小人的。”
    王七麟亲切的扶起他说道:“不是,你的是一百银铢,这里是五十银铢。”
    商人哭丧着脸说道:“是是有人偷了小人的钱,偷走了五十银铢,扔下了五十银铢在行囊里让陈氏捡到了。”
    他指着行囊又说道:“这是小人行囊,真的,大人这是小人行囊。”
    王七麟将行囊递给他说道:“一点没错,这是你的行囊。根据本官推断,那小偷偷了你的行囊和一百银铢后将一百银铢带走扔掉了行囊,喏,物归原主,你的行囊归你了。”
    徐大说道:“这种事很常见,偷走荷包里的钱扔掉荷包,对不对,诸位大人诸位乡亲?”
    衙役们敢说个不?他们现在连放屁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出声发出个谐音与‘不’相关。
    老百姓是看热闹的,他们不怕,纷纷点头:“对对对。”“偷了钱扔掉荷包啥的,他们就这么干。”
    商人急头白脸的叫道:“大人大人,不是的,一定是他们偷走了小人行囊后拿走了五十银铢,剩下的才给扔掉了。”
    徐大问道:“你是说,有小偷偷了你装着一百银铢的行囊,然后只取走了五十银铢,扔掉了五十银铢?”
    商人疯狂点头。
    徐大顿时笑了:“老哥你搁这儿逗乐子呢?不管是诸位大人还是外面的乡亲,谁听说过有小偷偷了人的钱,结果只拿走一把扔掉一半?”
    王七麟说道:“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
    哄笑的百姓忽然愣住了,他们搞不懂官老爷的脑回路,这怎么又来了这样一句话?
    有人下意识说道:“这是昏官吗?”
    胖五一抓着人就开捶!
    侮辱朝廷,可以;侮辱我,可以;侮辱我偶像?拔剑吧,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王七麟对商人说道:“如果你被偷走了一百银铢,小偷藏起来五十银铢又留在行囊里五十银铢,那藏起来的钱,会是在哪里?”
    商人焦急的指向陈氏说道:“大人,钱就是她偷的,一定是她将五十枚银铢藏在了家里,又带出来五十枚银铢想干什么,对不对?这个可能性是有的对不对?”
    王七麟点点头道:“这个可能性确实不能排除。”
    百姓们已经躁动起来。
    “这大人怎么回事?他怎么会信那贩子的话?”
    “商贩的嘴,骗人的鬼!”
    “年轻人终归是嘴上没毛——谁打我?”
    商人顾不上去管外面的嘈乱,他急忙说道:“那大人你们可以去她家找找看……”
    “我家有五十银铢。”陈氏猛的说道,“我家里有,可是这不是偷你的,那是我家的!”
    商人问道:“你家的?你一个寻常织布娘家里,怎么会有五十银铢的巨款?”
    “你怎么知道她是个寻常织布娘?”王七麟迅速问道。
    商人愣住了。
    “立刻马上回答!”
    商人慌张的哆嗦了一下嘴唇,说道:“是是,就是刚才听人家说的,外面有人认识她,说她来着,小人听见了。”
    王七麟点点头:“原来如此。”
    商人也急忙点头:“正是如此、正是如此。”
    王七麟问陈氏道:“你家里有五十银铢,这是哪里来的?”
    陈氏低下头不说话了。
    王七麟对常贺礼说道:“常大人,要不然麻烦您带队去看看?”
    常贺礼道:“谨遵大人命。”
    陈氏绝望的抬起头说道:“奴家、那五十银铢,大人,大人,真的不是奴家偷的!”
    王七麟道:“先别说了,等银铢到来再说吧。”
    商人面露喜色,他看了眼高良,却见高良面色阴沉。
    常贺礼带衙役外出,高良要跟上,王七麟用妖刀挡住他轻轻一笑:“你留下,不许动。”
    小县城路途短,常贺礼带人出去后很快回来,带着一个壮硕的少年和一个钱袋回来,钱袋沉甸甸的。
    少年恍恍惚惚的进门,看见陈氏后急忙去搂住她胳膊叫道:“娘,你怎么在这里?这些大人去了咱们家就翻箱倒柜,这又是怎么回事?”
    陈氏看着儿子苦苦一笑,泪如雨下。
    王七麟拿到钱袋打开,里面是白花花的银铢。
    商人说道:“这一定就是小人被藏起来的五十个银铢!”
    王七麟将这些银铢洒在案桌上,雪亮的银光耀人眼。
    他问商人道:“你的一百个银铢,平常应当是存放在一起吧?”
    商人说道:“是的,大人。”
    王七麟招招手道:“那你过来看看,这是你的钱吗?你能认出来吗?”
    商人上手仔细找了找,然后找出几枚磨面很厉害的钱。
    他激动起来,说道:“大人,这就是小人的钱,你看这些磨痕,小人对这些钱有印象,小人当初卖布收到这些钱后注意到它们被磨损了,还曾经犹豫不想收这钱。”
    王七麟问道:“确定?”
    商人使劲点头。
    王七麟对常贺礼说道:“常大人,你还从这位薛商人手中买过布匹?”
    常贺礼说道:“大人,他在撒谎。”
    他转头冲商贩冷冷说道:“这是王大人让本官拿到钱后,当场用磨石给摩擦出来的。”
    两排衙役特别是先前跟随着去找钱的那些衙役对王七麟真是满脸钦佩。
    老百姓更是交口称赞:“牛逼!”“年纪轻轻很牛逼呀!”“老牛逼了!”
    商贩惶恐说道:“可是可是可是,就是这钱真的,小人的钱也有!也有这样的,真的大人,小人对天发誓,小人的钱里也有被磨坏的!”
    王七麟拍拍他肩膀道:“别着急,本官信你的话。”
    “你看你一百枚银铢混在一起,这里磨损的银铢也有好几枚,结果你行囊里五十枚银铢中没有一枚,而全被藏在陈氏家中,这怎么回事?”
    “莫非是陈氏当时还特意将磨损的钱给数出来?或者这是巧合?”
    商贩已经意识到不妙,可他无路可退了,只能硬着头皮说:“回禀大人,可能是、是巧合。”
    王七麟笑道:“好,薛商人,本官若是猜测不错,你贩卖的布匹会做二次加工,要自己给布匹染色和上香料吧?”
    商贩惶恐的点头。
    王七麟对他招招手说道:“来,你过来仔细看这两堆钱,有没有发现它们颜色有区别?”
    “你再来嗅一下它们的味道,为什么有一堆带有花香气,有一堆却是霉味?”
    商贩脸色惨白。
    常贺礼咬牙切齿的说道:“死到临头,你还不认罪?”
    商贩下意识看向高良,高良喝道:“我也被你骗了,原来你……”
    王七麟笑道:“行了,高大人你还装什么装呢?在本官面前你玩这个,你说你这不是把本官当傻子吗?这件事是你背后主使的,是不是?”
    高良一愣,随即跪地叫道:“大人请明察,您明察,这事,不是,您看卑职在衙门供职,吃公家的饭,怎么可能去知法犯法?”
    王七麟点点头道:“也对,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呢,这个你是知道的,是吧?”
    “知道,卑职当然知道。”高良说道。
    门外有百姓忍不住叫道:“大人别信他的话,他……”
    高良扭头往外看。
    声音戛然而止。
    王七麟如同没有听到这句话,他继续笑道:“高大人也知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那为什么却拒不认罪?须知抗拒伏法也是罪名呀!”
    高良委屈的冲王七麟说道:“大人,卑职真得没有违法,这事真的与卑职无关。”
    他又对常贺礼说道:“常大人,您是了解卑职的,麻烦您给卑职说句公道话。”
    常贺礼犹豫了一下,抬头看到王七麟在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他自己很帅,但不得不承认对面的人更帅。
    不过对面这人的笑容却不帅。
    很吓人。
    于是他果断说道:“王大人,下官不不了解他,我们不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