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科幻小说 > 数风流人物 >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十四节 掌家娘子之争
    “那肯定不行。”对这一点段喜贵倒是很理性。
    “我和琏二哥商量过,几个方面来考虑,我们这海通银庄虽然还没成立,但是已经有了一些名气,尤其是这些扬州商贾的入股,那么要求他们提供一些经营方面的人才,这应该是一条路,另外就是在现有的那些钱铺钱庄里挖一些人才过来,这也是一条路,另外我考虑就在扬州效仿临清,设立一个学堂,一方面学临清那样招募穷苦人家子弟,做启蒙教育,另一方面也对进入我们海通银庄的各类人进行一个短期培训,以后这可以形成一个规矩,……”
    段喜贵给冯紫英带来的惊喜简直超出了想象,他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位表兄学习模仿和触类旁通的能力这么突出,居然已经考虑到要在海通银庄体系内部进行这种近似于近现代的培训进修制度了。
    所以你永远不要小看古人,他们只是被环境和意识所限制,但是论智慧和情商,丝毫不比现代人逊色多少。
    冯紫英估摸着如果自己没有前世带来的种种记忆,估计放在这个时代,也就是像韩奇或者贾琏这样的一个普通官二代罢了。
    想想自己才来到这个时代时的情形,好像还真是,在那国子监里和韩奇、卫若兰他们厮混,甚至还不如他们。
    “琏二哥在京师城里也还有些人脉关系,他打算回京师之后也联络和招募一些,如果不愿意来扬州或者去大同,那么就留在京师城也可以,……”
    难怪贾琏会京师城之后几乎看不见人影,原来和段喜贵也是早就有商议,去办这件事情去了,看样子贾琏是真心要抱着自己这条大腿,一条路走下去了。
    “表兄,你的这些设想都很好,短期内还得要从外边找人招人,但外来的人可靠性你们要琢磨一下如何确保,从长远来看,恐怕还得要着重从咱们海通银庄内部来培养选拔才是最合适的,考虑到未来海通银庄要覆盖整个大周,我建议你们在招募学徒时就要有意识的从大周各省来进行,像两广福建四川这些偏远地区也都要考虑进来,……”
    “紫英你放心,这一点我们也考虑到了,我已经去了信给家里,让他们在大同那边选一些穷苦子弟,琏二哥也去信金陵那边,也让人在招募学徒,沈家和林姑娘不是苏州人么?不妨也可以在苏州沈家、林家子弟里边选择一二,……”
    冯紫英笑了起来,这个表兄还真会做人啊。
    这种示好,估计无论是沈家林家那边都难以拒绝,尤其是到日后,海通银庄发展起来的话,沈家林家只怕会更认可这份人情,这位表兄现在就已经开始要走枕头风路线了么?
    “表兄,到时候你可能也要回一趟京师,忠顺王也要见见你。”冯紫英想了一想才道:“他那边的股本募集也差不多了,扬州号这边挂牌你先运作起来,等到琏二哥从京师过来,你就暂时让他把这边挑起来,回一趟京师,我觉得这京师号恐怕暂时还得要你来组建。”
    扬州号和京师号是未来海通银庄一南一北的两大核心,当然从长远来看,广州号的战略意义会比扬州更大,但是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扬州号的重要性仍然不是广州号能取代的。
    运河和长江的交汇带来物流集散,两淮和湖广江西的盐运枢纽,江南精华所在,便是苏州和杭州与金陵都难以匹敌。
    段喜贵迟疑了一下,“琏二哥是打算长久留在扬州了么?”
    “嗯,他有此意,勤能补拙,他回扬州之后,你多和他沟通一下,多提醒,另外表兄,你也要考虑多培养一二能独当一方的助手帮手了,明年后年都需要这样的人才去独当一面。”
    贾琏各方面能力都不及段喜贵,但是胜在勤勉老实忠心,而且真的要与京师贾家那边日渐走远,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了,所以在忠诚度上无虞。
    就凭这一点,冯紫英都愿意用他,毕竟这个时代,忠诚的重要性很多时候远胜于能力。
    冯紫英的提醒让段喜贵更是心喜不已,这意味着自己未来可能不仅仅是负责扬州号或者京师号,甚至整个海通银庄都可能会交由自己来负责,而这是在今日之前他都从未想过的。
    “紫英你放心,我们宁肯慢一些,也不会轻易放手,现在我们并没有任何对手,先手的优势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赶上来的,除非户部自己要成立银庄,但一旦我们出了问题,就会给人可乘之机。”
    段喜贵的话让冯紫英很满意,能够在这个时候还保持着一定的冷静和理性,足以说明段喜贵的心态已经十分成熟了,这是一个掌舵者必备的特质。
    就在冯紫英和段喜贵为海通银庄未来规划时,另一边的宝钗和探春也是忙碌不堪。
    “宝姐姐,这是冯大哥让人送来的,扬州迎恩桥附近三条街巷铺子出售价格和租金,金陵城四条街巷铺子出售价格和租金,还有松江府三县近三年上等水田价格和田租,……”
    探春一边翻阅,一边摘录着她认为需要保留有价值的内容。
    冯紫英让人送来的东西很繁复,涵盖了整个南直这边几个府城的各种物价,包括地价、铺价以及租金,这样可以计算出收益率,这也是冯紫英发明的新名词,但是宝钗和探春都很快就接受了这些新词儿,因为很贴切。
    “嗯,三妹妹也可以看一看这个,这是杭州和福建这边三家茶山和茶庄年产茶叶总量和价格,以及雇佣本地人采茶炒茶和运输到府州和宁波的费用,有些粗略,但是也能大概算出一个数目来,……”
    “姑娘,这是徽州两家制墨坊的收入,嗯,也还有他们总计投入,……”侍书把另外两页纸递给探春,“也不知道冯大爷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得人眼花缭乱,小姐,这是冯大哥要考验我们么?”
    一句话让宝钗和探春脸都是微微一烫。
    难道这真是要考验未来掌家之后的本事?
    日后要把冯家的营生都交给自己?
    宝钗心里还算是有点儿底,但是遇上侍书这个没什么心思的说出来,却不能不让她琢磨起探春来了,难道冯大哥真的对探春也有些几分心思?
    探春也被侍书的话给弄得心里有些发慌,她更怕宝钗听着这些话有了其他心思。
    冯大哥怎么想的,探春不知道,但是她内心的期望却已经勾了起来。
    那一日冯大哥的话语让探春几日都未曾睡好,她不知道冯大哥最后会用什么办法来解决,或者是自己真的理解有误?
    “侍书,冯大哥交给我们什么,我们就按照冯大哥要求去做就行了,而且冯大哥所说的这种算术和记账真的很方便,比原来的记账简便多了,也不知道冯大哥是从哪里学来的,……”
    探春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宝钗也很心照不宣的对侍书的提问没有回应,这种默契对于二女来说都像是一种忌讳而自然形成的。
    宝钗觉得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认真的花心思来盘算这些东西了。
    她没想到林家的资产是如此丰厚,如果算上借给贾家的十五万两用于修建贵妃省亲园子花销,几乎要达到四十五万两银子,这还没有计算一些不好细算的老物古董珠宝等。
    就算是林家原来有些资产,但是宝钗相信这其中起码七成以上应该是来源于林父在这六七年的巡盐御史位置上的宦囊收益。
    这也难怪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去做官,当然巡盐御史这个位置也不是其他什么官员能比的,便是一省布政使也未必能比得上这个两淮巡盐御史。
    冯紫英交给二女的任务既简单又复杂。
    首先是把林家所有资产梳理计算清楚,这前期贾琏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只有些剩余宅子和田地尚未处置完毕的,也很简单,比照现价很快就能算出来。
    其次是要对整个南直隶地区的当下的各种营生收益做一个统计和比较。
    这就要繁复得多,当然冯紫英让人提供了各类数据资料,同时也不可能要求涉及门类太复杂,即便如此,一样让宝钗和探春这几日抄抄写写和计算得头昏眼花。
    把这些涉及到各种营生的大概收益率计算出来之后,然后分门别类的罗列出来,再加上冯紫英给她们的开海债券年息、海通银庄三年期和五年期利息以及海通银庄募股股东的预测收益,最后就是要求二女各自根据这些数据来进行风险和利益比较,进行一个资产配置规划。
    宝钗和探春对于这样一项工作是既兴奋满足,同时也充满兴趣,冯紫英这样做必定有其目的,对于二女来说,都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最终胜负都在其次了,关键能让冯大哥认识到自家的能力,对自己印象也会有一个更深刻的认识。